秦观与湘女的爱情绝唱
  

公元1085 年, 秦观在前两次的考试失利后, 终于考中进士, 并且正式进入仕途, 先是除定海主簿, 后又调任蔡州教授。就在这一年, 宋神宗去世, 年仅十岁的哲宗即位, 哲宗的奶奶高太后“垂帘听政”, 重新启用神宗时候因王安石变法被罢黜的一帮旧党, 以司马光为首的一批旧党人物纷纷返回京城, 成为高太后的左膀右臂。第二年, 也就是1086 年, 改元元祐。

苏轼当时已经被召还朝, 经过连续升迁之后, 被授予了翰林学士的光荣头衔, 这就是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的最高荣誉了, 大约相当于现在的院士。苏轼自己得意之时当然不会忘记提拔自己欣赏的人。从这一年开始, 几乎所有跟苏轼关系密切的苏门文人, 都开始陆陆续续进入朝廷各个部门担任重要职务, 开始了苏轼一门最得意最辉煌的一段时期, 这其中就包括了苏轼最喜爱的弟子秦观。苏轼也俨然成为元祐年间三大党派之一———蜀党的首领人物。元祐八年(1093) 七月, 秦观还和苏轼的另一名得意弟子黄庭坚一起, 同时被任命为国史院编修官。这几年可以说是苏轼、黄庭坚、秦观这批人最得志、最辉煌的一段时期。

但是, 好景不长, 就在这一年的九月, 支持旧党的宣仁高太后去世, 哲宗亲政, 开始重新任用新党之人, 于是以苏轼为首的一批“元祐党人” 又相继被贬出京城, 他们从“天堂” 一下子掉到了“地狱”。苏轼在一个月内连续三次降官, 被贬到广东的惠州。其他的苏门人物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黄庭坚先贬到涪州、再到黔州……相比之下, 秦观似乎运气还算好一点, 先是出为杭州刺史, 又贬至处州, 还算是浙江境内风景秀丽的好地方。可惜的是他在处州任上也不得安宁, 还是被人罗织罪名, 再贬徙到湖南的郴州。这次贬谪可以说是彻底改变秦观命运的一次转折点, 因为前几次被贬好歹还只是降官而已, 朝廷至少还承认他是朝廷命官, 还享受着分内的俸禄; 可是这次贬往郴州, 却被削去了所有的官爵和俸禄———他最终从朝廷命官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草民”。这时候的秦观, 心里的悲苦凄凉是可想而知的。

由风景秀丽的浙江, 贬谪到当时还是蛮荒之地的湖南, 秦观的内心又将掀起怎样的波澜? 在接下来的这段旅途之中, 浪漫的三湘四水又将带给我们的多情种子哪些终生难忘的“艳遇” 呢?

秦观到长沙的时候, 曾在一个偶然的场合问到旁人: 长沙的歌儿舞女中, 有没有那么一两个“可与言者”? 所谓“可与言者”, 可大有深意了。这说明秦观想要打听的女子, 并非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会用身体取悦男人的普通妓女, 而是能与他“聊得来” 的“红颜知己”。可是, 和他这样举世闻名的大才子能够进行“思想共鸣” 的女子, 可不那么容易找啊。这时候, 就有人向他推荐了一位歌妓, 据说这位女子歌唱得特别好, 而且最喜欢唱秦观写的歌, 每次得到一首秦观写的歌词, 就爱不释手, 又是工工整整地抄写, 又是日日夜夜地吟唱, 这位女子的声名就这样在长沙传开了。

秦观刚开始听了别人的介绍, 有点将信将疑: 一方面, 长沙这地方, 离京城有几千里远, 蛮荒之地, 能养出什么样的女子来呢? 哪能跟他之前交往过的京城名妓李师师啊, 蔡州名妓娄婉、陶心儿啊等这些绝色女子相提并论呢? 因此虽然有人绘声绘色地向他强烈推荐这位女子, 秦观也只是无可无不可, 并不急着去拜访她。直到有一天, 他闲来无事, 信步走到女子的居处, 他才惊讶地发现: 这位女子居住的地方竟然十分雅致脱俗, 根本不像一个普通妓女的住处。秦观这才产生了更大的好奇心: 有着这样清雅品位的女子, 一定也有着同样清雅的才貌吧?

正疑惑着, 秦观被迎进屋内, 他抬头一看, 眼前这位女子容貌美丽, 气质淡雅, 就算在京城, 这样脱俗出众的女子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不过秦观并不急着马上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面前的女子虽然容貌绝美, 居所雅致, 可不知道她肚子里有没有才学啊? 能不能和自己“思想共鸣” 啊? 他秦观可是“阅尽人间春色” 的大才子, 不是一个没有任何品位的“花痴”, 随便见到个美女就两眼发直啊! 要能打动秦观这样多情才子的心, 这女子, 不但要有貌, 还得有才、有情才行。才、情、貌三者俱全的女子, 才是秦观心里真正向往的“红颜知己”。谁知道这位长沙女子, 能不能成为秦观心里真正的“红颜知己” 呢? 就怀着这样的疑虑, 秦观倒先不忙着自我介绍了。

等到女子请他坐下, 秦观一眼瞥到书桌上放的正是一本《秦学士词》, 于是他拿过来随手翻翻, 发现里面抄写的全部是自己的作品, 别人的一篇都没有! 他虽然心里暗暗惊讶, 但还是故意问道: “这个秦学士是什么人啊? 你怎么收集了这么多他的歌词啊?” 女子就将自己平时如何喜欢秦观, 如何仔细收集秦观的作品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秦观。秦观又问: “那你能唱他的词吗?” 女子说: “平时练习得最多的就是他的词。” 秦观越发觉得奇怪, 就说: “写歌词的名家这么多, 你怎么唯独喜欢秦观呢? 而且不但喜欢读, 还这样刻苦地练习唱他的歌。既然你爱他爱到这种程度, 那秦学士知道有你这个人吗? 他见到过你吗?” 女子回答: “秦学士是京城的贵人, 怎么会到我们这种简陋荒僻的地方来呢? 就算他会来, 又怎么会屈尊来见我这样的普通女子呢?”

秦观听了他的回答, 有些感动, 却又还不敢完全相信女子的痴情, 于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你爱秦学士, 大概只是爱他的词吧, 要是真正见了他的样子, 可能就不会这么爱他了。” 女子长叹一声, 说: “唉, 如果我能见到秦学士, 哪怕是给他做妾做丫鬟, 我都死而无憾啊!” 秦观看她的回答十分真诚, 没有半点做作, 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想见秦学士, 我就是啊。因为被朝廷贬官经过这里, 没想到会遇见你啊!” 女子大惊失色, 可她并没有像秦观想象的那样欢天喜地, 反而好像不太高兴似的, 也没告辞就退出去了。秦观这边正纳闷儿呢, 怎么回事儿啊? 日思夜盼想见秦观, 现在我秦观就在她面前了, 她怎么反倒不高兴了呢?

秦观这边正坐立不安, 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过了一会儿, 女子的母亲进来了, 专门重新摆好了座椅, 请秦观到正室就座。等秦观坐定之后, 女子才重新进来, 秦观一看: 惊呆了! 原来女子重新隆重打扮、穿戴一新, 对着秦观就拜了下去……秦观赶紧站起来, 连说: 不敢不敢! 女子的母亲忙又按住他, 请他坐下。女子拜罢, 又准备好丰盛的酒席, 请秦观在主位上坐下, 女子却不敢坐, 只是和母亲一左一右地站着, 伺候秦观喝酒、吃菜, 每次酒过一巡后, 女子就唱一曲秦观的词来助酒兴。就这样, 一直陪着秦观喝到深夜、唱到深夜、聊到深夜……

晚上睡觉的时候, 女子亲自铺好被褥枕席, 一定要伺候秦观睡下之后, 自己方才就寝。第二天, 女子又早早地起床, 自己盛装打扮好之后, 捧着洗漱用具, 等在秦观的床前, 等秦观起床后再伺候他梳洗。

我们可以想象, 在落难时候极度失意的秦观, 在远离家乡、远离京都、远离亲人的偏远长沙, 能够遇见这样温柔细腻的红颜知己, 得到这样温暖体贴的照顾, 他的内心该有多么的震撼, 多么的感动!

在女子刻意营造的“温柔乡” 中, 秦观逗留了好些日子, 而女子始终不敢偷懒, 始终恭恭敬敬地伺候、陪伴着他, 秦观真舍不得离开啊! 据说秦观有两首脍炙人口的词《满庭芳》和《木兰花》, 就是为这位情深义重的妓女所写的。其中《满庭芳》是这样写的:

碧水惊秋, 黄云凝暮, 败叶零乱空阶。洞房人静, 斜月照徘徊。又是重阳近也, 几处处, 砧杵声催。西窗下, 风摇翠竹, 疑是故人来。 伤怀! 增怅望, 新欢易失, 往事难猜。问篱边黄菊, 知为谁开? 谩道愁须殢酒, 酒未醒、愁已先回。凭栏久, 金波渐转, 白露点苍苔。

虽然仅仅是“传说”, 但我们宁可相信, 当秦观不得不辞别女子之后, 她那雪中送炭的温情一定是让秦观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当秦观继续在陌生、艰苦的南方漂泊时, 也许又一年重阳临近的时候, 深秋的寒冷凄凉, 让秦观再一次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长沙的那位女子———“西窗下, 风摇翠竹, 疑是故人来”。这位“故人” 究竟是谁, 秦观永远都不能告诉我们真实的答案了, 可是即使秦观没有说, 我们也可以猜到, 那位秦观惦念着的“故人”, 应该是他在最失意最落寞的时候, 带给过他最深切的安慰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 湘江河畔的那位长沙女子, 又何尝不是秦观生命中让他念念不能忘怀的“故人” 呢……

本文摘自《唐宋名士潇湘情》,有删改。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