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沅陵籍女建筑师修建了台湾著名的中山楼

   台北阳明山中山楼一角 本报记者 孔晓宁 摄

  台北阳明山中山楼一角

  蒙蒙细雨中,我们登上台湾阳明山。举目望去,云雾缭绕,一座中国古典式的建筑展现在眼前,楼前高大的牌楼上“天下为公”四个大字隐约可见。

  这就是中山楼,阳明山的一道壮丽景观。

  步入中山楼金碧辉煌的正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孙中山先生身着中式服装的坐像。令人奇怪的是,空气中竟然飘浮着淡淡的硫磺味儿。刚刚在大会客厅落座,热情的主人即解开我们心中的疑团:“阳明山是火山,中山楼成为世界上唯一直接建在硫磺坑口的建筑物。所以当时建造起来非常艰难。”

  “为什么要建在硫磺坑口?”

  “都说这里的风水好嘛。不过因此也增加了很大难度,能够建成中山楼,建筑师修泽兰女士有很大的功劳。”

   

  修泽兰女士生于1925年,湖南沅陵人,毕业于中央大学建筑系。1949年应铁路招考来到台湾。1965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百年,台湾拟兴建中山楼。修泽兰因其在建筑方面展露出的卓越才华,被选中担任中山楼的设计师。

  摆在面前的困难是她从未遇到过的:楼址位于硫磺区,地热逼人,土质软硬混集,石方淤泥杂聚;硫磺腐蚀性强,一般金属容易受硫磺侵蚀生锈,这就意味着要放弃一些常用的建筑材料;建筑机械简陋,几乎全靠人工……

  而中山楼因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要最大限度地体现中国古典建筑的精髓。修泽兰认为,建筑设计是艺术与实用兼顾的学问,建筑造型应是建筑师创新思想的表现,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光辉灿烂,更待我们发扬而成为新的精华。

  修泽兰女士为此殚精竭虑。当年中山楼竣工时,台湾《新生报》曾有过这样一段描述:“当中山楼动工之前,她躲在工作室里研究、构思、设计、修改,并跟一些朋友们研究;中山楼动工之后,她每天又奔走于台北、阳明山道上,辛苦地去指挥工程的进行。”

  修泽兰将所有建筑材料在使用前放到硫磺水中浸泡,以检查其耐腐蚀性。她多选用不会被硫磺氧化的材料,如木头、石头、黄金、玉、贝壳、大理石等。楼内的柱子、门环、匾额等,为防止硫磺侵蚀,表面都贴上一层金箔。整座楼没用一颗钉子,全部用中国传统的榫头拼接。今天看来,这些处理都是成功的。

   

  中山楼全景

  但百虑一失。当年众多国画名家祝贺中山楼落成而赠送的大量画作,如今都因硫磺空气的熏染而变暗发黄。

  兴建中,还有她未曾想到的困难。修泽兰在题为《建筑师的话》的文章中写道:开工后,基础施工非常艰巨而不平常。基地下面是坚固磐石层,开工后用炸药开挖,两个月只炸掉一米左右,那里只有变更设计提高基础。但是前一半地基,并不是坚石,而是杂乱的碎石和泥土,还有一层白色硫磺土。在建筑学上最怕的就是将一栋建筑,建在不同载重力的基地上,日后将会发生裂口,更严重的则会倒塌,经过审慎思考,我将前面三层楼跨度小而高度正常的部分放在前段基地,并将柱子依照实际需要加长加大,使每支柱子都深入到硫磺土层以下而长短不一,最长的柱子在地面下深达12米以上。

  施工之艰难可见一斑。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占地13583平方米、高34米的中山楼只用了一年一个月零四天,就建成了。

  中山楼体现了鲜明的中国明清建筑风格,红檐白墙,屋顶绿色琉璃瓦,飞檐翘角如大鹏展翅,无论外形设计和室内装饰,都展现出中国文化艺术特质:门窗、陶瓷、砖瓦上都刻画有优美典雅的中国殷商文物铜雀纹线条;各式古色古香之宫灯48种、400多盏,最大为长宽各240厘米。

  楼内遍布福寿二字,惟独没有“禄”字。这里有一颇具意味的典故:因当时来中山楼的,多为各方大小官员,所以就有“来者都是官,添福添寿不添禄”之说。

  修泽兰因中山楼的建造获得台湾建筑成就奖,中山楼是她事业的重要里程碑。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