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达峰:“十日都督”风格影响三代

   焦达峰的一生短暂却壮烈。1911年,焦达峰在长沙起义建立湖南革命军政府,并就任都督。然而从起义成功,到被杀害,不过10天,牺牲时离其25岁生日还差一个多月。

  焦达峰安葬于岳麓山,其墓占地400平方米,气势恢宏,登山者多驻足观瞻。但其故居则世人多有不知。昨日,记者从长沙出发,走长浏高速,转平汝高速,在龙伏互通口下,全程约1小时,就到了焦达峰的家乡——龙伏镇。为了纪念这位辛亥革命的元勋,其家乡所在村庄上世纪80年代被改为达峰村。

  16岁结婚,娶了“天足”表妹 

  焦达峰故居位于达峰村新屋组,修建于清朝嘉庆年间,最多时据称有40多间,占地660平方米。不过因为年久失修,如今主体建筑仅存大门及槽门,屋内残垣断壁、杂草丛生。而南侧的焦达峰纪念堂也早已易主成了私房。

  今年70岁的焦复楚是焦达峰的孙子,这位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的老人从长郡中学退休后,几乎每个月都要和老伴回老家住上一阵,“这里空气好。”

  焦达峰1911年牺牲,其夫人沈菁莪1930年去世,焦复楚从未见过祖父母,却对他们的故事熟稔于心,退休后还多方考证、搜寻资料,主编出版了一本《焦达峰传》。

  焦达峰与沈菁莪本是表兄妹。焦复楚说,祖父母的结合与祖母的一双“天足”有关。菁莪自幼反感妇女包脚的恶习。有一次焦达峰去外婆家找菁莪玩,看到表妹哭鼻子,舅妈在骂:“你不包脚,将来哪个小伙子会娶你?!”达峰见状便劝说:“她不包就算了,本来包脚就残害妇女,非废除不可。”舅妈随口说:“那将来嫁给你算了。”达峰答道:“只要她保持天生的大脚,我一定娶她。”

  自此菁莪的亲人再没有要求她包脚,两人在1902年结婚。16岁的沈菁莪,据说当时在当地是“第一个天足新娘”。

  壮烈牺牲,起义前嘱“儿子”继承遗志 

  事实上,焦达峰并无子嗣。“我父亲是焦达峰的胞弟焦达人所生,但从小是由沈菁莪抚养长大的。”焦复楚说,1911年10月,在长沙起义前,焦达峰对焦达人说,我可能会牺牲,我没有小孩,你们生的第一个男孩就过继给我做儿子,要继承我的革命事业,我给他取名为“传统”。

  后来不幸一语成谶。焦达峰与陈作新于当年10月22日在长沙领导新军起义,并于次日成立湖南军政府,宣布脱离清廷独立,焦达峰被推为都督。殊料31日即遭立宪派围攻杀害于都督府门外。

  焦达峰牺牲后不久,焦达人妻子果然产下一个男孩,达人履行诺言,取名传统,并交给沈菁莪抚养。焦传统毕业于武汉大学,解放前曾任浏阳县教育科长。

  焦传统有三个儿子。焦复楚排行老二,是当时南岭大队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有三个子女,长女原来是湖南电视台的记者,后去韩国首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留在韩国当了高校的中文老师。儿子在长沙开公司,小女在珠海一企业做科技工作。

  他的两个兄弟都在家务农,但日子也还过得舒适。老大焦遏洪,今年72岁,前些年领着两个儿子办起了炉灶厂,一年可销三四千台,日子过得惬意。老三焦平章做了一辈子的砖匠,两个儿子也在长沙创业。

  “都是靠双手吃饭,日子过得踏实!”焦复楚有时会和兄弟聚在一起喝酒,聊聊祖辈、父辈的往事。

  如今,焦复楚的最大愿望,是能够筹集资金,修缮焦达峰故居。

  英烈简介 

  焦达峰(1886~1911),原名大鹏,字鞠森,浏阳龙伏人。少年时即倾心反清革命,入哥老会。1905年赴日本,加入同盟会。1906年回国后参加萍浏醴起义,事败避走日本。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组织湖南会党及新军积极响应,10月22日率军攻占长沙,次日成立军政府,被举为都督,派遣新军主力进援武汉。长沙空虚,立宪派乘机策动兵变,31日与副都督陈作新同时被害,年仅25岁。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