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身平民教育的周方先生:千秋由我不由人

   

  周方,字静庵,1893年1月出生在新邵县迎光乡一个耕读世家。1915年考入湖南高等师范学校(即岳麓书院),与蔡和森同窗。1917年,他租住长沙荣湾镇周家台子“沩痴寄廬”,不久蔡和森接母亲葛健豪、姐姐蔡庆熙来长沙,经周方介绍一同租住沩痴寄廬。1918年春,毛泽东奉母来长沙治疗扁桃腺炎,亦寄居沩痴寄廬。一些年轻赤子有缘相聚长沙,常在橘子洲头和岳麓山下指点江山,探寻救国之道,筹备赴法勤工俭学。1919年秋,周方与蔡和森到上海安排赴法国启程事宜,年末将要登船时突发急病而未能成行,船票转给蔡和森母亲葛健豪。1920年初,周方病愈赴北京大学参加蔡元培、李大钊、陈独秀开办的工读互助团,从事半工半读实践。同年5月回到长沙执教于省立一师、一中等校。在教学实践中,周方深感当时国内教育多从日本、欧美舶来,太贵族化,不适国情,必须推翻。抱着改造社会和救国救民的强烈愿望,他认定教育救国之路,踏上了献身平民教育的艰难历程。

   

  1921年,周方和湖南省立一中校长罗教铎,拟定《湖南平民教育发起倡议书》和《湖南平民教育实施办法大纲》,提交省教育会理监事联席会议顺利通过后,立即组织省会各学校及机关社团附设“平民教育补习班”,大力开展扫盲教育。周方还发起在长沙创办平民模范女子职业学校,担任主事负责学校全面工作。1924年1月15日,“湖南平民教育促进会”在长沙成立,周方出任总干事,与郭亮、张维一、彭慕陶等自编《新千字课》、《平民公民读本》,出版《平民教育》周刊,在湖南大公报出版平民教育特刊,深入社会底层,普及平民教育,一年中全省扫盲受教者达十万余人。1925年9月,周方与方克刚代表湖南省去南京参加全国平民教育年会,1926年9月全国平民教育年会在长沙召开。全国平民教育创始人陶行知莅临大会,实地考察湖南平教会的成绩展览和有关措施后,在大会上称赞湖南的平民教育办理切实,可称全国平民教育之冠,周方也因此被誉为“湖南平民教育老总”。

  周方曾与毛泽东在长沙合伙开办文化书社与织布厂。一次受毛泽东之约,与何叔衡、彭慕陶、易礼容一起在长沙清水塘毛泽东家餐叙时,周对毛说:“我想普教平民,唤醒民众大家起来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土劣和贪污。这工作在现在环境中,耿直是‘与虎谋皮,到处碰壁’。然而我生性温和,只能用温和手段办‘平民教育’来作为我的革命工作。”毛泽东听后鼓励他说:“你做唤醒民众工作,也就是造革命的桥梁呀!”。1926年,蔡和森回到长沙和周方谈及平民教育,说“我俩虽然行迹上别离了多年,但是我对於你的思想和工作,我时时留意到:你的思想天天在前进,你的事业也天天会前进呀!”周说:“我很惭愧,不能马上同你们一路走!”蔡说:“社会革命事业是千头万绪的,决不是个个走一条路线可以有成的!你所走的路,完全是社会革命的路,你只守着你的岗位,努力干下去,我俩终久会‘殊途同归’呀!”两人探寻救国救民道路的深谈,使周方更坚定了致力于平民教育的信心。遗憾的是此次话别,竟成了蔡、周同窗的永诀。

  分析当时的国情,周方认为中国应以农立国,以教兴国,教育必须面向农村、服务农民、振兴农业。就是后来湖南平民教育运动低落,周方依然“咬定青山不放松”,矢志不渝地致力于平民教育。1931年春,他自筹资金,在长沙市北郊枫树坪创办枫林中学,开创以“三化、四自、五子”为主旨的全新教育。“三化”即以劳动化医游惰,而造成健全的民族;以生产化医消费,而造成丰乐的民生;以社会化医自私自利,而造成普遍的民权。“四自”即培养学生具有“自治治人,自立立人,自养养人,自卫卫国”的能力。“五子”即培养学生具备“纯洁的脑子、强健的身子、万能的手膀子、轻快的脚膊子、流利的嘴巴子”。明确提出“以书蔬猪鱼为研究对象,向禾麻菽麦做实验工夫。”的农村职业教育方略。为了改变社会上轻视体力劳动的恶习,周方力批好逸恶劳的思想,大力推行“劳工神圣”、“双手万能”,“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的教育。学生在校做到“一年生自食其菜;二年生自食其饭;三年毕业后个个能自食其力。”为穷苦人家的子弟和妇女解放,开辟了一条谋生——就学——成才的希望之路,收到化民成俗的显著效果,开创了全国职业教育的旷世新风,受到社会广泛赞誉。

  学校还创新开门办学,让学校教育惠及社会。他们办流动教学,组织学生肩挑书箱,手提黑板,深入工厂、农村,定点定时为民众授课扫盲;办巡回书库,制作书车、书架,选派学生定期送书到偏远的农村供老百姓借阅;办巡回医疗,派校医带领学生肩挎药箱,到农村给群众普及卫生常识,除害杀菌,保护环境卫生,进行简易病的治疗;推广种养业新品种,学校农场引进农林作物新品种,广辟苗圃给农民提供种植秧苗。学校养殖场引进良种鸡、兔、猪的新品种,培育成功后推广到附近农村,惠及广大农民。枫林中学这种独树一帜的教学方法和经世致用的办学实践,给旧的教育制度和教学方法以猛烈冲击。看看今天的校企合作办学,其模式基本如此,周方可是先行者。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办教育难,而办私立平民教育更是难上加难。周方含垢忍辱,不畏艰难坎坷,挺身而出,为劳苦大众把平民教育事业一扛到底,还规划要升办大学专科。这都缘由他“因感平民之迫切待教,也同时感到教育贵族化之可痛,所以不顾一切挺出双肩,挑起这任重道远的担子了。”湖南大学前任校长黄士衡很感慨地赞扬周方说:“而予最有感於其‘寻难事做’之主张,及百折不回,经千艰万困,而不心灰意冷,此非具大智慧、大定力者不能。”1942年,周方到重庆与黄炎培、陶行知、张伯苓、梁漱溟等教育界前辈共商教育大计,与会者一致肯定“三化”教育是“适合国情的切实可行的新教育”。当时在重庆的周恩来特馈赠两千银元,表彰周方的办学精神。恩师徐特立也夸奖自己门生“你对人民教育事业是有贡献的。”这都给了周方兴办平民教育的不竭动力。他常说:“避难就易是人生的惰性,也是聪明人投机取巧的唯一法门。可是每个人都找容易的事干,那么劈荆斩棘的事又谁去完成呢?我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又如何改变呢?我心血枯了,胡须白了,齿牙松了,但百年树人的赤心没有动摇。”这是多么崇高的情操,多么坦荡的胸怀呀!这种人生观和价值取向,不正是当今时代需要大力倡导与竭诚弘扬的吗?周方就凭这种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吃得苦、霸得蛮、勇于担当、经世致用的湖南人精神,情系国家、一心为民、不畏艰难、不计名利、、呕心沥血,兴办平民教育四十年,功勋卓著,誉满北国江南。

  “枫醉霜华舒晚艳,林培桃李待春风。”1993年,时任湖南省副省长的郑培民给周方100周年诞辰题词:“学习周方先生艰苦创业献身教育的精神,为发展人民的教育事业而努力奋斗。”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我们要发展人民满意的教育,以教育现代化支撑国家现代化,使更多孩子成就梦想、更多家庭实现希望。”这都是吹拂中国教育界的强劲春风,九泉之下的周方一定倍感欣慰。他的“重农、为农、兴农”教育理念,虽然跨越近百年,但与当今国家奔全面小康所要攻坚破难的“三农”问题完全一致,这就是慧人慧眼的先知先觉呀!周方先生的自励诗“星霜一纪展经纶,李笑桃妍气象新。漫道百年难自主,千秋由我不由人。”彰显他奉献社会的志气与豪情。他的崇高精神和优良品德,我们要大力传承和弘扬,为祖国的教育现代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懈努力,拼搏奋斗。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