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姚喆:大青山抗战第一功臣

   

  
  

  姚喆,开国中将,湖南邵阳人,早年参加平江起义,一生身经百战,对敌作战凶猛,有军中“姚一刀”美誉,深受他的老乡毛泽东、彭德怀、贺龙器重,是人民军队著名的战将。 

  中央要求大青山抗日支队“领导人须政治军事皆能对付”,贺龙立即想到了姚喆 

  1937年9、10月份,日本侵略军占领内蒙古以后,在这一地区驻有一个旅团、四个伪蒙古骑兵师和大量的伪民团、伪警察,严重地威胁着陕甘宁、晋西北和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安全。1938年5月,党中央最终作出建立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决策。同年6月11日,毛泽东在给朱德、彭德怀、贺龙、肖克、关向应的电报中,还强调指出:“在平绥路以北沿大青山脉建立游击根据地甚关重要”,派往该地区的部队“须选精干者,领导人须政治军事皆能对付,且能机警耐苦,而有决心在该地创立根据地者。” 

  还在1938年春夏,在内蒙古开展抗日斗争的杨植霖、刘洪雄先后到晋西北,就向八路军一二〇师负责人贺龙、关向应汇报大青山抗日斗争的情况,请求八路军进入大青山。这时,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并应杨、刘的请求,贺龙、关向应迅速决定:由我师第三五八旅的七一五团和师直属骑兵营一个连,组成八路军大青山抗日支队;派出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简称“动委会”)的部分武装力量和工作人员,一同前往大青山。根据党中央要求的部队“领导人须政治军事皆能对付,且能机警耐苦,而有决心在该地创立根据地者”,贺、关选中三五八旅政委李井泉担任支队司令员,七一五团第一营教导员彭德大任支队政治部主任。 

  司令员、政治部主任都是政治工作干部出身,支队参谋长必须军事上过硬,选派谁呢? 

  李井泉建议:就姚喆同志吧。 

  贺、关眼前一亮,一个威猛的军事指挥员浮现在他们脑海中。 

  姚喆,原名姚秩章,1906年8月出生于湖南邵阳横塘冲村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11月参加乡农民协会,并当选为乡农会执委、邵阳二区十三乡农会主席。1927年7月,大革命彻底失败后,他遭地方反动当局通缉,只身逃到南县继续革命。1928年春,他加入国民党军湖南独立五师随营学校(黄公略领导),同年7月参加平江起义,成为彭德怀领导的红五军一员。 

  1929年2月,在彭德怀直接领导下,久经战火考验的姚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历任红五军班长、排长、特务连连长。1930年6月,以红五军为主成立红三军团,他又历任军团特务团一营营长、第一师三团团长、第一师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第一师参谋长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在彭德怀率领下,无论山多高、路多远、坑多深,姚喆始终追随彭部大军纵横驰奔,逐渐养成敢于“横刀立马”的将风。在整个红军时期,他经历大小战斗200余次,5次负伤,3次负伤不下火线,受到军(团)甚至中革军委通令嘉奖,逐渐成长为彭德怀赏识的“爱将”。有一次,彭问他:除了打仗,你还能干啥?他答:除了打仗,我什么也干不了!彭乐了:我就中意你这一点。 

  1934年1月25日,在福建沙县战斗中,姚喆亲率红十团主攻连50余人突击入城,与反扑之敌展开激烈巷战和白刃格斗。黑夜里,他被隐藏在街巷拐角处的敌兵刀伤左脸颊,伤愈后留下一条三寸多长、一指多宽的刀痕。从此,有了“姚一刀”的别称。这一刀,使他荣获中革军委颁发的三等红星奖章,并调任中共中央政治保卫局保卫队队长兼黄安、梅瓦两区卫戍司令员。前去报到时,彭德怀传话:挨一刀,换一个司令员,值得!姚喆让来人回话:请彭军团长给我再挨一刀的机会。 

  1934年10月,姚喆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历任国家政治保卫局总队长、红三军团第十团团长,担负保卫中央首长和机关安全的重任。期间,姚喆近距离地走近毛泽东。一开始,他很紧张,毛泽东和他幽默起来:“‘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过,现在不是哭的时候。逢山开路,自有前锋;遇敌抢险,却要靠你。” 

  听到主席寓庄于谐的重托,姚喆紧张渐去,豪气顿生:“唯主席马首是瞻。” 

  毛泽东笑了:“我的马给伤病员骑了,要想‘是瞻’,就‘是瞻’我的脑袋就行了!”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胜利完成长征,毛泽东如此评价:姚喆“护驾是有功的”。此后,他历任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参谋长、北路军参谋长、陕甘宁独立师师长,参加了东征山西阎锡山、西征宁夏马家军等战役。1937年春,作为抗战储备人才,他进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学习。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北上抗日。由于编制压缩,绝大多数红军干部都是降职任用,但姚喆却能历任八路军一二〇师三五八旅参谋长、七一五团代团长,可见他的过人能耐。对日作战后,他参加过收复晋西北七城等战斗,“姚一刀”的大名在日寇中也叫开了…… 

  “不错!”贺龙一言定鼎:“人容易骑驴觅驴!一时间,只想到姚喆同志是旅参谋长,三五八旅离不开他。既然他还是七一五团代团长,那就让他去大青山扬名吧!” 

  在具体执行党中央“化步为骑”指示中,姚喆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1938年7月15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发出了挺进大青山的命令。7月29日,大青山支队2300多人从晋西北的五寨县出发,冒着酷暑突破了敌人重重封锁,于9月初胜利登上大青山,与杨植霖、高凤英、刘洪雄、贾力更等领导的蒙汉抗日游击队在绥中面铺窑子会合在一起。从此,开始了创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长期、艰苦的斗争。 

  为了打击入侵的日寇,扩大八路军的影响,争取和发动群众,打开抗日局面,姚喆积极协助李井泉连续组织指挥部队进行了几次战斗:9月初首先打开了陶林县城,歼敌一部。当月10日又攻克了绥北重镇乌兰花,全歼守敌日伪军百余名;接着,又在归绥至武川公路上的蜈蚣坝,伏击了日寇的十余辆运兵汽车队,歼敌80余人。10月上旬,在石拐伏击了敌人的汽车队和袭击了三道营火车站。此外,还在大青山南麓沙尔沁和中北部的宫地后窑子、广业公司等地袭击了敌人的据点,共消灭日伪军700余人。这一连串战斗的胜利,震动了整个塞北,给敌人以迎头痛击,使绥蒙民众的抗日情绪为之大振。人们奔走相告:“真正的中国军队来了!”“八路军是真正打日本鬼子的队伍。” 

  大青山地区气候严寒、蒙汉杂居,坚持大青山抗日斗争,面临着生活上和语言上的特殊困难。由于大青山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所以当日军将进攻重点转向解放区的时候,随即开始对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进行“扫荡”。日军在“扫荡”中,除进行残酷的“三光”政策外,还沿着大青山十八条沟挖封锁沟,修封锁墙,禁止群众出入,实行经济封锁,妄图把八路军困死、饿死或挤出大青山。 

  怎样坚持大青山抗日游击战争,党中央极为关注。大青山地区岗峦起伏,村落稀疏,在辽阔的草原和崎岖的山地上,步兵行动十分困难。而日寇和伪军不是机械化就是骑兵,行动比较迅速。1938年11月,党中央据此指示:大青山支队迅速将步兵改为骑兵,以适应斗争的需要。在具体执行党中央“化步为骑”指示中,姚喆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一方面从消灭伪军、围歼顽匪中缴获了大批战马,另一方面向开明绅士和大地主募捐。有些蒙汉族群众听说八路军需要马匹打鬼子,有的青年就自带马匹来参军,有的自动献马和鞍具,很快解决了马匹问题,组建成一支精干的大青山骑兵支队,李井泉任司令员,姚喆任副司令员。 

  1938年12月,根据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决定,大青山支队的主力七一五团奉命随一二〇师主力挺进冀中地区,只留下相当于一个营的兵力(500多人)和“动委会”第四支队在大青山坚持斗争。根据毛泽东“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的指导思想,李井泉、姚喆将部队分散到绥南、绥中、绥西三个地区开辟工作。这三支为数不多的队伍,在地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支援下,积极开展群众工作和对敌斗争,不断取得胜利,很快发展壮大。部队的发展和根据地的扩大,使日寇惶恐不安。 

  1939年4月,日伪军集中五六千人一起出动,分六路向绥中的五塔背、银矿山一带和绥南的蛮汉山地区进行残酷的“扫荡”。这时,在日寇进攻面前不战而逃的国民党骑二军的郭栖鹏、骑六师师长王照墉,也乘机带部队进入大青山,妄图从八路军手中“收复失地”,形势十分严重。当时,李井泉在延安汇报工作未回,姚喆立即部署各区,动员群众坚壁清野。同时,他带领绥中部队转到外线,从侧背打击敌人。日伪军对姚喆部无可奈何,却给国民党骑六师以严重打击。后来,王照墉和郭栖鹏自知在大青山搞磨擦站不住脚,便灰溜溜地撤走了。 

  1940年1月,李井泉调往晋绥工作,姚喆接任骑兵支队司令员。大青山地区的军政领导工作,主要落在姚喆肩上。这时,阎锡山在山西发动晋西事变,进攻新军;国民党绥远“民众抗日自卫军”同日寇勾结,在大青山频频制造事端,枪杀中共地方工作人员。他们提出“绥远人治绥远”的反动口号,妄图把八路军赶出绥蒙地区。为了反击顽固派的妥协投降活动,姚喆指挥绥中、绥西、绥南部队集中兵力,同时行动,一举歼灭了“自卫军”总部和各路指挥机关及其主力第八团、第十二团以及“自卫军”的绥南专署,俘虏2000余名,缴枪1000余支,还缴获了“自卫军”三路总指挥王有功与日寇勾结投降的秘密信件。接着,又在绥中和绥西粉碎了顽军各1000余人的反扑,消灭、俘虏了一部,其余溃散逃窜。由此,大青山抗日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骑兵支队也从3个营发展为3个骑兵团。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