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叶水云挑花揽月水云间
    湖南日报记者 秦慧英 通讯员 杨震 梁涛 黄晓军
 
   “红灯万盏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咚咚的鼓声中,男女老幼头戴着土家织锦,身披着土家织锦。五彩的土家织锦——西兰卡普在缠绵欢快的摆手舞中,肆意张扬着它的热烈与美丽。
 
   寂静的织机仿佛伫立了千年,这个山水中走出的女子,轻轻坐下,双手灵动如梭,大自然的山、水、云、月,土家人的喜、乐、忧、思,一点点,一点点,如此轻柔地织进了那一片烂漫中——
 
   这边少妇们正在树上采桑,那头汉子们要射箭比个高低,好不热闹。眼眸轻移,又见觥筹交错,武舞弋射,好一副贵族宴乐图!忽然间,士卒架起云梯,水军摇船奋进,一场攻城之战迫在眉睫!
 
   如此令人眼花缭乱的习射、采桑、宴乐、弋射、水陆交战图……是否已经穿越到了两千多年前的秦朝里耶?恍然回神,原是站在叶水云的土家织锦前,迷乱了时光。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乾州古城,叶水云织锦坊静静地开在青石板路边。这个开街不久的古城,尽数搜罗非遗项目,也特意给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家族织锦项目的传承人叶水云留了一个好位置。
 
   5月12日,一个密雨的初夏,我们轻轻走近叶水云和她的织锦坊,生怕扰了这分安宁。
 
   洗车河边的“西兰姑娘”
 
   龙山县境内,有一条清亮的河流,从遥远的大山逶迤而来,安静,深邃。
 
   土家的先民们沿河而居,留下了神秘、厚重而又灿烂的土家文化:欢快激越的土家打溜子,神秘的茅古斯,色彩斑斓的土家织锦……这便是洗车河。“我的少女时代都在这条河边。”
 
   “我姑婆是洗车河流域织锦织得最好的!”叶水云的姑婆叶玉翠,学徒无数,在土家织锦的传承上作出了杰出贡献,后来成为我国著名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而洗车河流域,曾经是土家织锦最为繁盛的地方。老人们这样描述:“这条河的女子没有不会织花的”,真的是“家家有织机,户户有织女”。
 
   土家织锦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西兰卡普。它们是婴儿的摇篮被,新嫁娘的床单,摆手舞的披甲,祭祀堂前的壁挂。土家女子的一生,都映照在西兰卡普的绚烂与古朴里。
 
   叶水云一如她的名字,娴静、温婉,学习织锦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12岁时,她开始跟着姑婆叶玉翠学织锦。看着那五彩斑斓的棉线、彩线,在古老的织机上左右穿梭,小水云入迷了。
 
   织锦需要坐劲,更需要耐得住寂寞。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偏远的山区,看电影成了年轻人的最爱。吃过晚饭,当大家呼朋唤友去品评电影里的新鲜事儿时,叶水云却沉浸在西兰卡普的丝丝线线里,电影里的时尚衣服,没有她的西兰卡普诱人。
 
   “织锦时思想要很集中,说不得多话。”叶水云悠悠笑着说,“我现在也这样告诫徒弟,就像当年姑婆教我一样。”
 
   “其实我才学的时候,也是开过小差的。”叶水云笑着回忆。有一次,因为和同伴说话,一个不小心走错了线,等到发现时,已经织错了很长一截。初学者一天只能织一寸左右,她不想拆了重来。结果,一贯温和的姑婆为此对她大发脾气。姑婆说,西兰卡普每个图案都有特定的含义,一针都错不得!
 
   西兰卡普记载着土家族悠久的历史与文明。每一个图案和纹样,都蕴含不同的深意。比如最为经典的《四十八勾》、《二十四勾》等勾纹图案,源自土家先民的“图腾”崇拜,“勾纹”象征的是“太阳图腾”;而寓意吉祥如意的麒麟、长寿高洁的天鹅,则显示出土家人对大自然与生命的热爱。在姑婆的唠叨和训诫里,叶水云对西兰卡普的感情与认知也慢慢积淀。
 
   冬去了,春来了,洗车河静静地流淌着。单调寂寞的织机声中,叶水云在姑婆的心手相传下,技艺日臻成熟。如今,当初跟着叶玉翠学习织锦的女孩子们大多走下了织机,只有叶水云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姐妹坚持了下来,像传说中的那个西兰姑娘一样,勤织不辍
 
   水云间里云水天
 
   有人说,最好的音乐是你听的时候觉得悦耳,不听的时候忘记它的存在。
 
   叶水云就像这音乐。即便她是我们采访的主角,但稍不留神,她的娴静,就会让你不小心忘记她的存在。
 
   也许,正因这样一种安静的性格与对织锦的热爱,让她在织机前感受到的不是寂寞和痛苦,而是愉悦与满足。“一幅作品少则需要三五天,多则需要几个月。但是每次用手触摸着织锦,想着那每一格都是自己亲手织上去的,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不过,叶水云安静的背后也暗藏着野心。“我不停地在想,我的作品究竟够不够好呢?这一幅与上一幅有没有进步呢?”
 
   1984年,龙山织锦厂成立,叶玉翠被聘为厂里的顾问,叶水云和姐妹们一起到厂里当起了织锦女工。1987年,叶水云受聘至吉首织锦厂担任技术副厂长,主管设计和生产。这时候,她的焦虑更加明显,深感自己应该突破。
 
   于是,叶水云一边织锦,一边开始自学,并进入凤凰职业中专美术专业学习。在这里,她对颜色的特性,冷暖色调的灵活运用,以及图案设计等等,有了全面而系统的认知。
 
   西兰卡普的一大特点,是颜色运用大胆夸张,对比非常鲜明。这一方面体现了土家人的热情与粗犷,另一方面却由于颜色搭配过于随意,也局限了它被更多的人接受。
 
   在湘西灵动的山水里,叶水云本就对大自然的颜色有着天然的敏感,而系统的学习和梳理,一下子让她豁然开朗,如饮甘露。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同时在凤凰古城开了一间“水云织锦坊”,一边执教,一边痴迷于织锦研究。
 
   “一堆作品中,人家一眼就能认出我的来。”叶水云欣赏土家人夸张的对比色彩,但更喜欢淡雅、过渡自然的搭配。凭着精湛的技艺和颇具格调的色彩搭配,叶水云的西兰卡普丰富多彩却又独具特色。西兰卡普有很多经典图案,《四十八勾》、《阳雀花》个个精美绝伦,最简单的《燕子花》也变幻多端。但叶水云却不拘囿于此,她想要突破与创新。
 
   挑战传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西兰卡普的组成与马赛克相似,成一格一格的颗粒状,因此显得粗犷、古朴。但是,正因如此,也难以表现如人物肖像所需要的细腻、生动和弧度。叶水云天天盯着织机琢磨。她发现,织锦的每一格都由三根同色线组成,如果一格中用不同颜色的纬线来填充,织锦会不会显得细腻一点呢?
 
   由此,她独创了“半格”织锦法。采用这种方法织出来的织锦,立体感、层次感大为增强,织出来的人物眼睛更加逼真、细腻。
 
   1994年,台湾佛教界慕名而来请叶水云为其制作佛教壁挂。“观音、如来像要织好很难,尤其是眼睛、手这些地方,12件作品,我花了整整1年时间。”后来,台湾同胞看到作品,“惊呆了,眼睛都瞪大了,喜欢得不得了。”
 
   水云间里织出别样云水天。叶水云不断有让人惊叹的作品面世,这些作品更是走出深山,走出湘西,飞进了国家博物馆,飞到了大洋彼岸。她的上千件作品,被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哈佛大学、剑桥大学等机构和黄永玉、张仃等名人收藏。
 
   西兰卡普越旧越美丽
 
   很少有一种织物,能像西兰卡普这样越旧越美丽。对于西兰卡普来说,时间是最好的雕刻匠。特殊的织法,织出了西兰卡普的坚韧,即便历经几代,花铺盖都磨损了,作为被面的西兰卡普却依旧色泽鲜艳,且多了一种古韵的味道。
 
   看叶水云织锦是一种享受。她坐到织机前,上下挥动着梭罗,还有牛骨、竹子做成的挑花刀,从一束束绷紧的经线和一堆堆花花绿绿的纬线中,左突右冲。
 
   我们看得饶有兴趣,可是,看来看去,怎么都是些长长短短的线头呢?叶水云微微一笑,用手从下往上指了指。蹲下身去,便会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么复杂的图案,竟然全是从反面编织的!
 
   “这正是西兰卡普的奇妙之处。”叶水云对祖先的聪明佩服不已。
 
   我们眼前的织机,据说是有着有上千年历史的“腰裹斜织机”。一道道竖立着列队般排列的,便是深色棉线做的“经线”;而花花绿绿的丝线(也可是棉线)则与“经线”交叉“牵手”,称为“纬线”。经线贯穿整个织物,而纬线可以根据图案需要无数次地断掉。这便是土家人所称的“通经断纬”。
 
   西兰卡普抛开了常规意义上的织布梭,色纬全靠手工喂进、断开、变换,图案需要多少种颜色,纬线就可以断多少次,并无规律可言。
 
   “每一幅西兰卡普都是独一无二的!”正因为纬线的喂入没有规律,使得机器的复制难以实现,也让西兰卡普弥足珍贵,价值不菲。她织的作品,一般都要四五千元,经典作品在2万元以上。
 
   无法复制的手工技艺,也使叶水云的创新之路尤为艰辛。一个图案的设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修改图案不能一拆了之,只能做完一幅,细细审查,找出不足,重新再做一幅。她最得意的作品《秦朝里耶史诗——宴乐渔猎水陆攻战图》,是做了8次才完成的。这幅作品不但让她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也获得了第二届芙蓉杯国际工业创新大赛旅游文化创意金奖。
 
   如今,会织锦的土家女子越来越少,许多经典图案渐渐消失。很多老织锦艺人开始有意识地收集传统图案。叶水云作为这一非遗项目的国家级传承人,觉得肩上的责任更重。她精心搜集收藏了三四百件老艺人们的土花铺盖和织锦作品。为了能真正存下作品,她还关掉了凤凰古街的“水云织锦坊”。
 
   “作品总是刚织出来就被人拿走了,我说要留着,人家央求呢,我也没法子,干脆关店。”如今在乾州古城的店子,也多是作为展览和定制。她要真正静下心来搜集整理传统图样。
 
   土家织锦的200多种图样,有些已经失传,叶水云打算先挖掘、恢复100个图样。现在,60个样品已被中国民族博物馆收藏。
 
   她计划着等到将所有的图样整理完毕,便结集出版。“这么美的东西,应该让更多人看到。”这个如水的女子轻声地说。
 
   ■人物小档案
 
   叶水云 女,1967年生,土家族,龙山县苗儿滩镇叶家寨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艺术创作研究员,凤凰县职业中专二级教师,吉首大学客座教授,2007年6月,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家族织锦》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名词解释
 
   西兰卡普
 
   土家织锦的俗称。所谓“西兰”就是“被面”,“卡普”就是“花”,“西兰卡普”意即“带花的被面”。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叫西兰的土家姑娘,能将各种花儿织得娇艳无比。为了织出半夜才开的白果花,西兰每天深夜上山观察,结果因嫂嫂谗言诽谤,被醉酒的父亲误杀。为了纪念西兰,人们把这种有花的布叫做“西兰卡普”。
 
   西兰卡普色彩对比强烈,图案朴素而夸张,写实与抽象结合,极富生活气息,是土家族婚俗中最主要的嫁妆,往往用来衡量女家经济地位和女方教养的标志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