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故乡

   好高好高的雪峰山后,悠长悠长的小路尽头,清亮清亮的平溪江边,有我美丽可爱的故乡。四季绿树掩映,鸟语声声,花香幽幽。再加上牛背上牧童悠扬的笛声,便醉了满村子的大人、小孩。

  漂泊他乡,梦里亦知身是客,一杯愁绪,离情别恨上心头。故乡的山是一幅流韵的画,总是在淡淡的乡愁中隐现;故乡的河是一支清远的笛,总是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炊烟是一个遥远的梦,总是在清晨和黄昏飘袅在记忆的天空……
 
  故乡的山

  故乡多山。

  从县城往西走九华里,就是绵延八百里的雪峰山脉,翻过横亘的雪峰山脉,就到达了怀化的安江地界。过去,祖祖辈辈都很难走出大山,现在,随着省道、国道和高速公路的相继拉通,通往山外的路变得豁达通畅,山里和山外同样精彩。

  山里多美景。花是数不尽的繁星,在绿色的大氅上缀一点一点的光;风拂过,扶疏的花枝举满头的灿烂,张扬五颜六色的个性,与蝶嬉戏……满山的翠竹与青松充满着绿的梦幻,绿的丰盛,点缀着山里人绿色的梦;在翠竹青松之间,旺盛地生长着许多野生果子:有晶莹透亮、酸甜可口的李子;有色泽饥黄、坚硬如铁的秤砣梨;有黄澄澄、甜滋滋的枇杷;还有浅红色、酸溜溜的杨梅……在季节的更替中,故乡的山时而青翠欲滴,草长莺飞;时而花团锦簇,蜂鸣鸟唱;时而层林尽染,野果飘香;时而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虽没有泰山的高耸,黄山的奇秀,嵩山的古朴,峨嵋的豪放,却具有典型的江南水乡的灵气典雅,如江南女子般的精致婉约。

  山里多泉水。随意选一条山路走进去,走进林之深处,便有泉水的叮咚声破空而出,宛若瑶池仙乐。拨开杂草,循声觅去,只见清亮亮的泉水从青石缝里滴滴渗出,自草根旁汩汩淌出,在青石窠里汪成一潭,至清,至纯,极柔和,极可口;掬一口,凉丝丝,甜爽爽,直渗入五脏六腑,好不惬意。泉旁有鸟,鸣声啁啾,低翔于林间的双翅,不时碰落数滴清露,润泽婉转的歌喉。泉水叮咚,鸟儿轻吟,苍翠神韵溢满山野,静听这无一丝红尘纷扰的清越之声,沁心入脾,纵有万千愁绪,也顿感释然。

  走出故乡的大山已经十多年,却无数次梦回大山,梦里,故乡的山满眼青翠,除了绿,还是绿……
 
   故乡的河

  老家门前,有条蜿蜒流过的小河。小河名叫平溪江,由雪峰山深处的涓涓山泉汇聚而成,河水宛如一条飘带,柔柔地泛着粼粼波光,静静地依偎在雪峰山的怀抱,清唱着妩媚的歌。儿时记忆中,小河是心中最美的景致。

  清晨,当一抹浅浅的阳光从小河对岸的竹林投射过来,河面上便冉冉升起一片氤氲的雾气;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静静地卧在水底,成群结队的鱼儿在从中自由地穿梭,伴着水草细细的纠缠,或觅食,或嬉戏。河岸上,垂柳依依,桃红李白,绿树成荫,还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迎风摇曳,暗香浮动。晨光微曦中,人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三三两两的庄稼人在河里洗洗刷刷,放鹅饮牛,浇田灌地。偶有一只水鸟突然从水面掠过,激起一圈圈粼粼的波纹;一曲短笛轻轻飘过河床,和着洗衣姑娘们银铃般的笑声,构成一幅绝美的自然和谐图。

  小河水清鱼肥,河里的鱼虾龟鳝,是人们隔三差五的美味。记忆中,我和小伙伴们什么都干,钓鱼摸虾、捉鳝鱼、抓泥鳅、钓甲鱼、钓青蛙,只要是能吃的,只要是能够让我们裹腹的,我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各自的家庭改善生活。阳春三月,当寒意刚刚退去,我和小伙伴们便迫不及待地脱了鞋袜,趟进还有些刺骨的河水里摸鱼捉虾;弟弟总能捉到很多,并且能叫出那些模样不同的小鱼的名字,我是不行的,我最喜欢捉的是螃蟹,在小河两边的浅滩上,小心翼翼地翻开每一块石头,里面便会仓皇逃出一只(有时两三只)螃蟹来,赶紧手忙脚乱按住其背,捞起就飞快地塞进鱼篓里,心里那份美滋滋的愉悦比吃螃蟹还甚。稍大些的伙伴则弄来鱼网,驾着小船到河潭深处下网打鱼,一网下去就可以打十来斤;更有胆大者自制雷管,用火柴颤巍巍地点着导火索,估算好入水爆炸的时间,眼疾手快地投入水中,随着爆炸腾起的白色水雾,河面上神奇般地漂浮着一片白花花被震晕的鱼儿,运气好时,也有一二十斤收获;对于这些高难度和眼花缭乱的捕鱼技术,我们这一群小伙伴只有羡慕、眼红和咽口水的份儿。

  盛夏的黄昏,小河边热闹非凡。夕阳,晚霞,映着波光粼粼的河水,醉成一汪欢笑的海洋。小伙伴们赶着各自的水牛泡水来了,大伙光着腚在水里干起了水仗,尽情嬉戏,不会水的就骑在牛背上观战加油,男孩子捉弄女孩子的狂笑声,以及女孩子的尖叫声,还有不知从哪里来的哭喊声……孩子们把这里扮成了自己的天堂。大人们有时也过来凑热闹,冷不防把某个不会水的从牛背上拖下来,扒掉裤子,赤条条丢进河里,让你在水中挣扎折腾一阵,当感觉你快要沉下去的时候,才把你从水里捞上来,那种呛水的感觉让你终生难忘……吃罢晚饭,河边草滩上纳凉的人越来越多,蛙声此起彼伏,萤火虫闪闪烁烁,大伙聊着闲闲淡淡的话题,伴着艾子(一种熏蚊用的植物)袅袅的烟波香韵,和天上疏疏散散的星星,融成一首乡村夏夜的交响曲。

  多少年来,故乡的小河像一柄悠扬的六弦琴,那根根质地柔韧的弦,时常伸入我的梦里…….
 
   故乡的炊烟

  常常在心里飘飘袅袅的,是故乡的炊烟……

  东边的地平线上刚露出第一丝光亮时,故乡便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被月光和晨霜覆盖的田野时隐时现,连同淡黄色的土路、淡黄色的沙子、淡黄色的房舍、淡黄色的桥被抽象成一幅意味深长的写意画。静默中,袅袅的炊烟开始升腾,如同一溜平平仄仄的唐诗宋词,只有在这片土地上扎着根的人,才会触到诗词最敏感的句子。阳光初现,月色和晨霜缓缓地蒸腾了、消散了,村庄、人家都醒了。一切都有血色,红润润的。小路上踩过杂沓的人迹车印,炊烟遥相呼应着蠕动升腾,生活开始扮演自己人间烟火的角色。袅袅的炊烟夹着阳光的清香,终于和蓝天拥抱在了一起,伴着绯红的朝霞,梦幻般缭绕在无边的旷野。

  夜幕降临。三三两两的农夫村妇,或挑担、或荷锄、或背篓、或挎篮……踏月而归。家家户户的屋顶上开始冒起炊烟,袅袅的炊烟,带着淡淡的稻草香味,飘然而来;在田野中形成一条乳白色的绸带,网住了树木、村庄,网住了老农们的希望;在鸡鸣、犬吠、鹅叫中,在电视塔的光圈中,在孩子们黑晶晶眸子的神往中,缓缓蠕动、扩散、弥漫。远山近岭似披上了一层绿绒绒的毛毯凝重厚实,一群白鹤飘然飞落在山脚,宛如一颗颗白珍珠散落于翡翠壁上。月淡淡的,天边朦胧的一线光和轻柔的月色融在一起,故乡的田野、村庄以及树林、远影都沐浴在这浅浅的炊烟里……

  故乡的炊烟,总是最早欢迎黎明最后送走黄昏。故乡的炊烟是我童年的歌。故乡的炊烟飘得很长很长,延伸着庄稼人的生存状态;故乡的炊烟飘得很久很久,升腾着庄稼人崭新的希望;故乡的炊烟飘得很远很远,承载着庄稼人追寻的梦。故乡的炊烟,一头系着母亲的心,一头系着天涯游子的心;犹如脐带,牵系着儿女与父母的血脉。

  ……

  梦里故乡,魂里故乡……

作者:蒸湘区 蓝 歌 文章来源:三湘统战网 更新时间:2011-10-28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