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揽胜·赤足的张家界

  还没有去张家界,就有到过的朋友劝我:山里人去看山没有多少味道,山里有的是山,山里人应去看的是海。可是,海太远太远,还没有机会结识。张家界名气很大,现在有机会去张家界自然是好事,我便去了。
  张家界离我湘西南的家乡会同不远,当我一路关于她的种种揣摸还没有进行完毕,火车就已到站。当我上得山来,就见夫妻岩如出墙的一枝红杏探出头来,让我耳目一新,更增添了神秘和诱惑:山的那边还有些什么美景呢?可惜天已向晚,只得按捺住渴望,先到宾馆投宿。
  此后几天,我们先后攀黄狮寨,走金鞭溪,游索溪峪,看了不少奇观妙景。但来去匆匆,也还有不少须看之处未及一一玩赏。可不管怎么说,张家界确实给我留下了此生难忘的印象。如果要以一词蔽之,我会选择“赤足佳丽”四字。我以为唯有“赤足佳丽”一词,才可以准确、生动地表现出举世闻名的风景明珠张家界那此世无双的特性。“原始风光自然美,素淡清雅不沾灰,满园绿色满山花,古朴典雅养深闺。”有人用这样四句话概括张家界的特点。虽然“素淡清雅不沾灰”这样的句子相当生硬勉强,但是这几句话还是说出了张家界十分质朴又十分清丽的特性。
  是啊,张家界很美,但不是人工盆景的小巧美,不是水彩的艳丽美。
  所有的山都像是并不懂技法的玩童随意堆积、随意刻削、随意捏弄的,那绉绉巴巴的痕迹,那上大下小、歪歪扭扭的造型,那浑身分明的棱角,似乎这里是一个没有完工的雕塑工场,完全没有学院的章法,完全没有教科书的规矩。正是这种随意,造就了张家界山峰的雄浑、突兀、刚毅,全像钢铸成的、铁敲就的。仿佛一个古战场,战鼓声已经消散,销烟已经远去,猎猎的旌旗已经化为这些迎风招展的树木,剩下的狼牙棒、刀剑、马鞭、戟斧、长茅或密或疏地插在这块土地,剩下的一截残掌、一只断臂、一簇拐杖或正或斜地立于这块土地。还有那匹找不到主人而昂头嘶鸣不已的战马,那具军营文官散落的笔架,那顶缨子完好的头盔,那对相拥而泣的战友,那群相互搀扶的伤残士卒,那位登高环视、找寻被打散的士兵的无臂将军,都凝固在历史里,再多的风霜雨雪也不能风化。其中蕴含着万千惊心动魄的故事,饱含着辛酸的血和泪。这样,冷冷的石头凝聚了丰富的情感。
  这种不经意的制作寓奇巧于平谈和质朴中,最具特色,最具魅力。恰如老舍先生所说,最高的技巧是无技巧。似乎是乱石垒就,却成为一只昂首挺胸的凤凰;似乎是残垣断柱,却颇像千里来相会的情人相拥相依;似乎是随意叠起来的二三块石头,却分明是一只巨大的金龟在探海;似乎是乱糟糟的一片石峰、石柱,却聚成了怒放的峰花。有哪一个美术家不喜欢将自己的作品雕琢一下呢?而张家界的这些山,不经修饰,手法笨拙,是一些不合常规的作品。但正是这一点,使之成为大家写意,更具神似,达到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高度;也正是这一点使之与众不同,使之更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更有吸引力。
  张家界的美是立体的,不只具有雄浑的一面,否则就不是“赤足佳丽”。她的雄浑,只是她野性的一面,是她“赤足”外在形式的一部分。这就像村姑可能粗手大脚,可能经常做做重活,可能说一两句粗话,也可能偶尔与男孩子打一架,但姑娘家毕竟是姑娘家,她自有许多柔性的东西。张家界这位赤脚佳丽,也有很多温柔的地方。
  有时,站在黄狮寨一望,那千沟万壑被大雾填得满满的,犹如一千丈厚的白棉、一千丈厚的雪花、一千丈厚的浓乳堆积着。要么,就是峰柱之间散布着淡淡的雾,丝丝缕缕,轻薄如烟,若有若无,为奇峰异石披上一层轻纱,所有刚强不屈的峰林一个个变得羞涩起来,好一副妩媚的娇样。有风的时候,轻雾飘飘悠悠,这些峰林便是一个个长袖善舞的舞女了,这里便不再是人间地上而是天庭仙界。仔细听听,仔细听听,可有一缕缕仙音舒舒缓缓地游来?有,肯定有!仙音轻轻地揉着耳膜,揉着心尖,心灵就清净如洗了,人就忘了在何处,忘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久久地不知动弹。这样妙不可言的境界,若不是自然的赐予,人工能造得出来么?
  那些不高不大的树,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峰石上。在峰之顶端的如毛发,在峰之腰身上的如衣裙,在悬崖石缝中的好似别在衣袋上的饰物。这些为没有生命的峰林添上了活力,给太多的冷静加上了动感,也遮盖了一些过多的刚性和偏激。在这里,刚与柔十分和谐地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那些高高大大的乔木,则在深涧里密密匝匝地挤在一起,弄出幽深的极致来,似乎把所有的嘈杂、所有的暑气、所有的烦恼吸尽,叫人不敢迈重步、不敢高声语。因为有了这些树木,整个峰林上部以雄健为主,下部以温柔为主,形成明显的层次,整体上来看,温柔托着刚毅,刚毅植根于温柔之上。这是何等合情合理,何等自自然然,何等和谐美妙!
  好山孕好水,张家界这么美的山,没有好水怎么好理解呢?没有水,张家界还这么美么?张家界的美在山,也在水,更山与水的和谐结合、相互衬托。看,隽秀的水从山崖上喷射下来,像一串串跌落的音符,那山是一把把竖琴么?柔柔的水从石缝里涌出来,让人疑心这些峰林就因为不断将柔情输出,才越来越刚强不屈、力破天宇。清纯的水从树根里渗出来,那么洁净,那么甘甜,诱惑得每一颗心痒痒地直想掬之入口。这些水不动声色地汇集起来,一路播撒着歌谣,一路倾注着柔情,发送着甘甜,树便绿了,花便开了,蜂蝶便舞起来了。这些水在岩石上翻出花样,棒着鱼儿做做游戏,在潭里睡上一觉,把清凉的梦沉积;这些水是大山内在品质和动感的外流,所以清纯、活泼、无拘无束;这些水为山绕上一道飘带,又把山色山景、蓝天白云和各色游人映入心中,她便是大山灵动的眸子,便是大山一块自我观照和映照他人的一面镜子。就这样,这些水把张家界的柔情推到了极致,也把张家界的灵气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这又并不是造物主刻意为之,实在是任意弄就。
  张家界地面上的东西,没有一件不是刚柔相济、自然质朴的。地下的溶洞呢,也是如此随意就造就了风格古朴自然的大作品。纤细的定海神针顶“天”立“地”,是否经不住一个小小的喷嚏而针折天塌?密密的石林,是一群神秘的匠人在一项大型建筑中用剩的柱子,还是一夜之间被神雷催出的春笋?龙王的后宫,宏伟气派之中好像还留的龙王的体温,刚刚罢朝的君臣是不是被人的足音吓得躲在了什么地方?刚刚犁过的千丘田,还来不及插上禾苗,农夫或许回家休息去了。还有那栩栩如生的鹰、蛇、人、神、魔简直呼之欲出,那非常逼真的鼓、琴、筝、箫、笙肯定能演奏出动听音乐来,那白、灰、黑、黄、褐组成多彩的画卷。这些景致有柔有刚,相对立,相融和,互为补充,互为依托。走在洞中,令人仿佛走在童话和神话里,走在幻觉里,走在美梦里。这里的一切雕塑,并没有任何图本,完全是那山的乳汁,一滴一滴地点洒而成,用了亿万年时间,费尽了满腔心血。这一切都是不急不忙、不厌其烦、随心所欲地完成的,尽管不方不圆、无规无矩,但有声有色、有气有势、活灵活现、富有变化,在粗糙的表面透着细腻,在无序中蕴含着节律,在创造中闪现着灵感,在不经意中体现着品位。
  是啊,张家界是赤脚的张家界,自然,质朴,和谐,集粗犷、柔和于一身。她整个都是不刻意追求细节的完美,而着力进行大写意;不露出加工的痕迹,而有鬼斧神工的效果。这正是山的真义。


作者:杨汉立 文章来源:三湘统战网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