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矮寨大桥

   □陈惠芳

 
   从想象到现实,需要跨越。
 
   从山峰到山峰,需要跨越。
 
   从手段到手段,需要跨越。
 
   从时空到时空,需要跨越。
 
   湘西矮寨特大悬索桥实现了所有的跨越。在德夯大峡谷之上,在古老的矮寨盘山公路之上,在所有人的仰望之中,前所未有的钢铁巨龙俯卧着,似彩虹,又似琴弦,留下湘西一段新的传奇。
 
   除了惊叹,还是惊叹!除了震撼,还是震撼!除了景仰,还是景仰!
 
   这是一座桥,又不是一座桥。这是心的连接,这是手的延伸。这是湘渝公路的大通道。这是“魅力湘西”的大景观。这是“路桥湘军”的大手笔。这是桥梁历史的大创新。
 
   桥面与谷底垂直高差达355米,我仰视的目光被加浓,又被稀释。主跨跨径1176米,我来回丈量,也走不出它延伸的内涵。这是一座桥吗?这分明是设置在湘西的考场,考试着我的智力与体力。而我永远交不出完整的答案。我只能在密集的构件与巨大的空白之中,留下微不足道的赞美。
 
   26年前,我坐着摇摇晃晃的班车,盘旋在矮寨盘山公路之上,开始“湘西纪行”系列采访活动。我曾在后来被称为“最牛交警”驻守的岗亭处停留,俯瞰矮寨镇一片乌黑的屋顶。
 
   矮寨盘山公路始建于1935至1936年,是湘川公路上最险要的关卡,抗战时期成为通往大西南的咽喉要道。该公路穿行于深山峡谷中,自下而上有13处锐角急弯,26截几乎平行,重重叠叠,上下呼应,堪称中国公路之奇观。
 
   峰回路转。谁会料到几十年后,大峡谷上凌空飞架一座大桥?矮寨盘山公路九曲回肠,惊现一条直线?
 
   26年后,我依旧沿着矮寨盘山公路,进入湘西,进入全新的惊奇之中。我试图以仰视、平移、俯瞰的角度,感悟矮寨大桥的壮美。
 
   一踏上矮寨大桥的观景道,感觉立即异样起来。这条处于大桥腹部的通道,像一根弦,撩拨着我的本能。望着脚下巨大的空白,我的心有些收缩,我的腿有些颤抖。我突然感觉诗人的想象有些误差。你渴望像鸟儿一样飞翔吗?你飞向这样的空白试试?我一边俯拍,一边抓紧护栏。我是人,不愿变鸟,从这里飞出去。
 
   心情放松的时候,我恢复了诗人的本性。我与同行们谈起一些大胆的构想。这里能不能蹦极?钢架之间能不能摆设特殊的玻璃,弄一排音乐茶座?
 
   上面是真正的蓝天白云,下面是田野、村寨与河流,前后左右是青山。矮寨大桥和谐地融为一体。天地人,壮哉,大美。
   入夜,我们在矮寨镇一家普通的饭铺就餐。头顶是闪烁的矮寨大桥,久违的星星也在探视人间奇观。
 
   我猜想,矮寨之名可能源于鸟瞰之下大峡谷间村落的低矮。而今夜,我感觉矮寨很高。这无疑源于矮寨大桥的飞越,更源于“路桥湘军”的人格魅力与创新精神。没有“敢为人先”、“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再先进的设备也不过是一架木制风车。
 
   矮寨公路还在盘旋,是悠扬的手风琴。矮寨大桥已经飞越,是横吹的魔笛。
文章来源:湖南日报 更新时间:2012-04-18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