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头山:中国最早城市的前世今生

中外考古专家考察澧县城头山古文化遗址。图/新华社

从常德澧县县城出发,西北10公里处就是城头山遗址。这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城市,距今约6000年。

不久的将来,一座更新的城市——津澧新城,或将在这座古城附近诞生。如今,这片土地上新的人群正加紧踏着步伐,迈向下一座“城市”。

新旧交错,时空穿梭,古城与新城隔着6000年打了个照面,其间的漫漫岁月,平了山地,改了河道,留下了一部皇皇中国城市文明史。

最早的城,最早的规模生产

这里是城头山,6000年前。一条护城河,紧紧包围着坚实的城墙。

可以猜想,在数十万年前,人们从森林或山洞走出来,定居在澧阳平原,他们学会种植水稻,每到秋天,会把粮食储存下来,以度过寒冬。

后来,他们居住在一起,为了防御野兽或其他部落的攻击,也为保护剩余的粮食,他们在聚集处周围的平地上挖出一道深深的壕沟——在当时,挖沟是部落自我保护的普遍做法,挖出来的泥土,就顺势堆在壕沟旁。泥土越堆越高,最终夯成一座3米高的城墙——这便是这座城市最早的时光。

在这之后的2000年里,城头山人不断把壕沟挖深,又不断地把城墙加高加厚。经过四次大型修筑,到4800年前,护城河已有30多米宽,城墙的绝对高度达10多米,城墙全长1200多米。

“修建这么一个庞大的工程,即使是一万人同时建设,也要一两年才能完工。仅仅靠城里人似乎是无法完成的,很可能是征集部分城外人共同建设。”与城头山打了十多年交道的城头山古文化遗址管理处前主任罗宏武说。

修建起来的护城河和城墙把平地圈成一个圆形城市,城头山人在其中生活了2000年之久。

他们给城市设置了东南西北四个大门。南门是陆上通道,北门是与护城河相通的水塘,东门是船埠,西门则是一个有一片开阔地的豁口。

城中心部位是像三角帐篷一样隆起的陶窑,罗宏武介绍:“有的专门烧底座,有的专门烧陶身,还有的专门烧红烧土。城外一些聚居地使用着同样的陶器,可能是这些地方也在城头山控制范围之内,也有可能是城头山人将多余的陶器交易给外边。”——用现在的话说,这叫“规模生产”。

它的产生,它的没落

这座“中国最早城市”是怎样产生的?

学界普遍认为,城市产生应是农业革命的结果。古人类告别了采集食物阶段,开始人工栽培种植食物,这使得他们得以在一个地点定居下来,告别不断迁徙的生活。

用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前所长何介钧的话说,“农业经济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定居的普遍性和稳定性,人们产生了对土地的高度依赖,在原来维系氏族部落的血缘关系之外,又产生了浓厚的地域或领域观念。这些观念和行为的变化,直接的结果就是古城和古国的出现。”

距离城头山遗址1公里处,人们发现了距今约8000年的人工栽培稻;距离城头山遗址10多公里处,则发现了距今约8000年的大量稻田实物标本,其中40%有人工栽培痕迹。

“城头山正是在澧阳平原的稻作文明基础上发展而来。”罗宏武说。

新的社会分工随着生产方式的改变而诞生。在城头山,最好的注脚是成规模的制陶业,“可以推测这个时期制陶业的专门化得到了进一步加强,社会分工明显。”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这样认为。

那么,这座脱胎于农业革命并产生了手工业的城市后来怎样了呢?

城头山完全建成约800年后,周边崛起了七八座更大的城市,形成了城市群,他们的光芒甚至远远盖过了这座“最早城市”。

譬如,城头山东十六公里处,是距今4000多年的“鸡叫城”。这座方形“新城市”在澧阳平原崛起,护城河宽达50米,面积也比城头山大一倍多,完全把城头山比了下去。罗宏武援引考古学界推测:“可能是经过2000多年的发展,城头山人口增殖太快,资源跟不上,相较而言,鸡叫城的地势更加开阔低平,更靠近河流,人们便迁移至此。”

由单个城市到城市群,事实上,这何尝不是古代“城镇化”的开端?

迈向“新城市”

经过历史的湮灭,城头山如今已泯然成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乡村:城墙外是大片绿油油的水稻田,正如它6000年前一样。农业,仍然是这个乡村最重要的产业支撑。

但是,变化也正在悄悄发生:

截至2012年,遗址所在的车溪乡总人口27360人,18-60岁的劳动力15600人,在外务工人数约为10000人——这意味着,全乡有三分之二的劳动力选择了奔向城市。

车溪乡现在被称为“化妆品销售之乡”,几乎每村每镇都有人在外销化妆品,云南、贵州是他们的主战场,从事销售的人员总计达到3000多人。另一方面,上世纪80年代,车溪乡人远赴新疆、海南、广东等地从事建筑行业,如今仅新疆阿勒泰地区,就有2000多车溪乡民,几乎垄断当地建筑市场。而在周边城市打零工者,则又有2000人之多。

“但凡在外面稍微赚了点钱的,都在县城买了房子。”车溪乡乡长戴承雨说。

近两年,回乡建房的人越来越多,极大地助推了当地房地产业。2003年,澧县县城房价700多元一平米,现在均价4000元。

缺乏本土产业的乡村,完全阻挡不了年轻人向外奔走的急迫脚步,但车溪乡现在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2011年,城头山建设启动。按照规划,城头山遗址将建成一个500余亩的考古公园,再在外围建成一个6500亩的5A级旅游景区。前者投入1.2亿元,后者投入2个多亿。

甚至,遗址所在地的南岳村也已正式改名为“城头山村”,做好迎接大开发的准备。

经过前期测算,在公园和景区建成后的成熟期,每年将吸引游客34.8万人次,给澧县带来经济产出1.68亿元。

作为景区配套建设,一个价值2250万的环境治理项目已通过,将给车溪乡带来盼望已久的垃圾处理厂。

让乡长戴承雨更为憧憬的是,景区建成后,当地村民就可以在附近做些商贸小生意,也可优先进入景区成为工作人员,这对当地就业是一大帮助。

不仅是车溪乡,城头山开发也承载着澧县的希望。根据省级规划,津市和澧县未来要打造“津澧新城”,要成为洞庭湖区五大中心城市之一。城头山的开发,无疑对提升津澧新城的中心首位度,起着积极推进作用。

古城与新城,正一同走在通往城镇化的道路上。(丁婷婷)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