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三把菜刀斩盐局
   过去,桑植芭茅溪设了个盐税局,有十二个兵,十二条毛瑟枪。盐税官见三抽一取盐税,交不出就扣人卡货。贺龙做盐生意时也被他们敲诈勒索。
  19163,贺龙(又叫贺文常、贺云卿)召集贺勋臣、贺占卿、韦寿云、韦寿卿、谷绩廷(贺龙的大姐夫)、王占标、王金门、王云洲、屈云成、吊疤二佬(小名)、李月芝、陈新之、陈玉清、李大爷、邹玉卿、孙湘廷、侯春之、彭栋庭、田子云、阮凤吾等21个人准备起事。大家忙着扯腰带、扎包头、打裹腿。事情传出去,有个老年人说:“你们这些伢儿,硬是要惹天祸!”贺龙想了想说:“到屋门口搞不安静,我们到樵子湾朱老爷家里去。朱老爷名叫朱德成,是一个光棍,在樵子湾开伙铺。于是,大家背些米和肉来到他那里去煮饭吃,边吃边商量,大家要举个提统子的”(领头的)人。大家你推我推定不下来,贺龙就说:“没人干,我干!你们怕砍脑壳,怕烧屋,我不怕!”他最小,才二十岁,年轻气盛,大家一致拥护他。贺龙和大家一起研究了作战步骤,先派韦寿卿、侯春之上前当探子,其余的人就准备好家伙。贺龙、贺勋臣、韦敬斋各拿一把菜刀,韦寿云和屈云成拿单刀,其余的人身上别小签子”(匕首),还把油纸伞外面缠上布,放在桐油里一裹,准备晚上做照红的火把。大家连夜从樵子湾赶到芭茅溪去,一百多里,四更天就赶到了。走到离盐局两里路的小河边,听两个探子回来说,盐局里的兵有的吃鸦片,有的嫖女人去了,剩下的五、六个都睡死哒。当下,贺龙带三个人打门,王占标带四个人跟上去冲,韦寿云和贺勋臣、陈新之、孙湘廷负责打火把,贺占卿等九个人搞包围,守外边。盐局是两层楼的木房,大门用杠子顶得死死的,屋里没有一点响动。贺龙和韦敬斋、周玉卿、屈云成四个学了”(武功)的人一个肩撞冲开大门,由于用力过猛,连人带门板倒在地上。我们点燃火把一齐冲进去,警察队姜队长被惊醒了,从耳门里用齐眉棍扫过来,韦敬斋手快,扭住棍子一个顺手牵羊”,贺龙菜刀一挥,就把姜队长放翻哒。韦寿云等人又打开了右边的房门,四个人冲进去,把盐局的李局长从床脚下拖出来,阮凤吾、田子云很快把屋里的八支毛瑟枪搂了。贺龙问李局长还有四条枪在哪里,李局长早吓得像筛糠,忙用手往楼上指。楼上的敌人已被惊醒,正抽楼梯,抄起小椅子守在楼梯口。当时的毛瑟枪灌子弹不方便,只能塞一粒打一桥枪,上面人吓得手忙脚乱,武器也用不好了。我们人顶人往上冲,开头两人被敌人用小椅子打伤,贺龙一步跨上王占标的肩头,敌人一小椅子砸下来,贺龙身子一低,顺手用刀一拨,椅子被弹出老远,再反手一刀,砍断了敌兵一条腿。接着两手一撑纵上楼,砍死了那个胆子大一点的顽固分子。后面马上又顶上去两个人,楼上的三个敌兵一见,吓得赶快交了枪,四支火把把院子照得通红。天也快亮了,村上的老百姓以为盐局起了火,都围过来看,贺龙命令李局长把帐本、公事(文件)全部交出来,抬到院子里一把火烧了,又打开两柜小铜壳子散发给老百姓。

  
天亮了,山垭上挂了一轮红红红太阳,大家背起枪,拥着贺龙,一路走一路唱,撤出芭茅溪,回到洪家关。洪家关的乡亲放起鞭炮迎接勇士们。有几个身上缠满了菩萨头上的红布,背起枪耀武扬威走进大街。原先怕事的老人都翘起大拇指:“贺文常伢子有胆子,有本事。没过多久,这支队伍在洪家关举起讨袁护国的旗号,贺龙当了民军总指挥。以后,贺龙三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就在全国流传开了。

 

 

来源:《张家界旅游信息网》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