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放在面前,你能认出多少?

先上一张图,来看看什么叫做价值连城的宝贝:  

   

    没有看错!就是1334万!羡慕嫉妒恨吧~ 

  小编说的宝贝就是——古籍。古籍是中华民族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重要文明成果,是民族文化的具体体现,也是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而不绝的物质载体。 

  2014年10月,湖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在对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古籍普查中发现元泰定三年武溪书院刻《事文类聚》一部十五册。就是拍卖会同款哦! 

 

  下面就让小编随便挑几样我们古籍宝贝,自豪地给您介绍一下吧,看能不能亮瞎您炯炯有神的双眼。

 

 宝贝一:敦煌写经 

 

  《大智度论》卷第六,南北朝时期写本(湖南图书馆藏) 

 

  湖南图书馆藏有九件敦煌写经,包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大乘无量寿宗要经》、《妙法莲华经》、《大般涅槃经》、《大智度论》等。 

  这九件写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湖南图书馆用《万有文库》、《丛书集成》、《四部备要》等两万多册古籍复本,同中国书店和上海古籍书店三次交换得来的,一共换回包括敦煌写经在内的400多册善本书,这批写经一回湖南就得到了妥善而严格的保管。 

  四十多年来,先后有五批专家对此进行过鉴定。专家们均确认这九件写经为敦煌遗书,正是从敦煌石窟密室流散出来的国家级文物,抄写年代分别为公元5世纪末(南北朝时期)和910世纪(唐朝)。 

 

宝贝二:《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 

 

  《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北宋开宝八年吴越国王钱俶刻本(湖南图书馆藏) 

 

  宋元刻本价值连城,素有“一页一两黄金”之称,湖南图书馆藏有31500余册。 

  其中,年代最早的是北宋开宝八年(975)吴越国王钱俶所刻《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原秘藏于杭州西湖南岸雷峰塔砖孔内,1924年因雷峰塔坍塌而重新面世。 

 

宝贝三:《说文解字》 

 

  《说文解字》,宋刻元修本(湖南图书馆藏) 

 

  《说文解字》钤有海虞毛氏、白堤钱氏、海宁查氏、独山莫氏之印,历经名家藏庋,朱涂累累,后归长沙叶氏,与归安陆心源皕宋楼所藏为同版。而皕宋楼之书后归日本岩崎氏静嘉堂,至今孤悬海外,引人唏嘘。 .

 

宝贝四:《陶文毅公使蜀日记》 

 

  《陶文毅公使蜀日记》,陶澍稿本(湖南图书馆藏) 

 

  陶澍(1779年-1839年),字子霖,一字子云,号云汀、髯樵,湖南安化人,清代经世派主要代表人物、道光朝重臣。 

  陶澍为官期间,大力兴修水利、治理漕运,倡办海运、整顿财政、革新盐政、兴办教育,是湖湘理学经世派的实干家。 

  他的务实肯干、敢于改革的精神,可以说开近代湖湘经世派之先锋,影响了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一大批湖湘志士,如钱穆所说:“清代中叶以后,湖湘学派中形成了一个经世之学的重要派别……湖南经世人才都集合在陶澍周围。” 

 

宝贝五:《海国图志》 

 

  《海国图志》,清道光二十二年木活字本(湖南图书馆藏) 

 

  魏源(1794-1857),名远达,字默深,又字墨生、汉士,号良图,湖南邵阳隆回金潭人,清代启蒙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魏源被誉为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第一人,其提倡“师夷长技以制夷”,掀起了近代中国向西方学习的新潮流。    

  《海国图志》虽在民间得到广泛传播,版本众多,如道光二十二年(1842)古微堂木活字五十卷本,道光二十七年(1847)古微堂扬州刻六十卷本,咸丰二年(1852)古微堂刻一百卷本等,皆魏源自费刊印。但其书并未得到官府的认可,魏源反而因此受到极端诬蔑,被人斥为“汉奸”。    

  咸丰初,是书传入日本,在日本社会引起极大震动,日本之平象山、吉田松阴、西乡隆盛等人皆为此书所刺激,并开展了日本的明治维新运动,日本也因此成为东亚强国。    

  正如梁启超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中指出:“《海国图志》对日本‘明治维新’起了巨大影响,认为它是‘不龟手之药’。”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指出:“《海国图志》之论,实支配百年来之人心,直至今日犹未脱离净尽,则其在中国历史上关系不得谓细也。” 

 

宝贝六:《养知书屋日记》 

 

  《养知书屋日记》,郭嵩焘稿本(湖南图书馆藏) 

 

  郭嵩焘(1818年-1891年),字伯琛,号筠仙、云仙、筠轩,别号玉池山农、玉池老人,湖南湘阴城西人。晚清官员,湘军创建者之一,中国首位驻外使节。    

  郭嵩焘去世后,直隶总督李鸿章奏其“生平于洋务最为究心,所论利害,皆洞入精微,事后无不征验”,请立传赐谥。被驳,理由是“郭嵩焘出使外洋,所著书籍,颇滋物议,所请着不准行”。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从郭嵩焘后人手中购得郭氏日记手稿六十一册。其中五十九册为咸丰五年(1855)至光绪十七年(1891)的日记,两百多万字,共3445页;一册为手抄材料,包括会试同年录、所集对联、开支账目等八种;一册为《使西纪程》原稿,42页。    

  最早的几册日记写于账簿上,半叶十五行,分上下两栏。一种版心上镌有“生财有道”、“阳春和号”,一种镌有“集泰号”,之后所用的稿纸上分别镌有“品莲堂制”、“松竹斋”、“八角亭文章号”、“怡昌”等字样。还有一种版心无字。咸丰十一年下半年至同治三年底、光绪四年三月以后的日记写于郭氏自印的稿纸上,版心镌有“养知书屋”。    

  日记购进后,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对之进行了编次、装裱,采用“金镶玉”装帧法,合订成四十册。据工作人员回忆,章士钊、翦伯赞、徐特立、王冶秋等人曾去翻阅浏览,并认为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应该出版发行。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湖南人民出版社对之进行了整理点校,编成咸丰朝日记一卷、同治朝日记一卷、光绪朝日记二卷,依次出版。 

 

宝贝七:《蒙古通鉴长编》 

 

  《蒙古通鉴长编》,王先谦稿本(湖南图书馆藏) 

   

  王先谦(1842-1917),字益吾,又称为葵园先生,湖南长沙人。有史学家、经学家、训诂学家、实业家等称号,是著名的湘绅领袖、学界泰斗。曾任国子监祭酒、江苏学政,湖南岳麓书院、城南书院院长。    

  他校刻有《皇清经解续编》,编有《十一朝东华录》、《续古文辞类纂》等,著有《汉书补注》、《水经注合笺》、《后汉书集解》、《荀子集解》、《庄子集解》、《诗三家义集疏》等。    

  《蒙古通鉴长编》为未刊遗稿,不知何故未刊,亦不知为何年所撰。该稿本为红格,墨笔书写,白口。    

  全书记述了蒙古部落兴起至元宪宗九年止之史事,即元史上的“蒙古国”时期,内容以《元史》前三卷为纲,全部照录《元史》正文,同时辑录李文田《蒙古秘史注》、洪钧《元史译文证补》、何秋涛《圣武亲征录校正》等书的内容及王先谦之自注。    

  第八卷则完全照录《元史》第三卷,间有几处作者考证的简略之句。另有补编一卷,皆是蒙元人物的补传,共计12人,并附有作者的考证。稿本除王先谦自注用小字占一行外,其余皆为大字占两行,顶格书写。    

  《蒙古通鉴长编》不仅考订了《元史》的疑误,而且增补了《元史》的许多遗漏。已收入《中华再造善本》。  

 
特色资源 更多>>>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