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谭嗣同的遗孀,热衷建设女子教育兴办孤儿慈善

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戊戌变法前一年。谭嗣同的夫人李闰和康广仁的妻子黄谨娱,在上海创立中国女学会。她们倡导男女平等,女性公权,为妇女解放摇旗呐喊。

 

李闰不仅强调女性权利,也宣传女性责任。在谭嗣同捐躯后,它毅然肩负起家庭和社会责任,将丈夫的愿望传承下去。

光绪九年,18岁的李闰嫁给了青年才俊谭嗣同。李闰父亲是清末湖南名士李寿蓉,与湘潭王闿运等人并称“湘中五子”。

李寿蓉任职户部时,谭嗣同之父谭继洵亦在户部。两人既为同乡,又为同僚,在京寓所也相距不远,因此交往甚为亲密。两家很早就约为婚姻,谭继洵聘其长女李闰为子媳。

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二月,李寿蓉在户部升迁无望,请假回籍。5岁的李闰亦随父回到长沙。光绪九年,谭继洵任职甘肃。他与李寿蓉相商,为谭嗣同与李闰完婚。是年春,谭嗣同专程赴鄂,于李闰举行婚礼,结为夫妻。其时,李寿蓉非常高兴,特亲笔书赠对联一副:两卷道书三尺剑;半潭秋水一房山。

婚后不久,李闰即偕嗣同返回甘肃。来到谭家后,李闰成了一位贤惠的媳妇。在兰州时,俩人常作诗吟咏,十分亲密。光绪十五年,李闰生一子,但不到一年即病殇,此后未再生育。谭嗣同为功名而南北赴试,李闰独自操持家务,颇为辛劳。但夫妻间感情默契,相互谅解。光绪二十四年,结婚十五周年,谭嗣同作诗赠李闰,诗云:“十五年来同学道,养亲抚侄赖君贤。”

李闰积极支持丈夫的维新事业,自己曾为不缠足会赞助银洋。

光绪二十四年,慈禧太后发动政变,谭嗣同就义,当时李闰并不知情。直到谭嗣同灵柩运抵浏阳,她才闻讯仓促出迎。这无异是晴天霹雳,李闰抢地呼天,悲痛几绝。从此以后,她不再吟诗作对,而是虔依佛法。

 

李闰怀念亡夫,经常于深夜恸哭。但不久她感念丈夫英年捐躯,膝下无子,顿悟自己责任重大,徒有悲伤,于事无补。她克制情性,力图振作,并因谭嗣同狱中诗“忍死须臾待杜根”,而改名为臾生。以后李闰对后辈之教育婚配,亦严亦慈;对兄嫂如同姊妹,治家井井有条,从未松懈。

清朝末年,废除科举。原有的书院,一变而为学校。李闰鉴于清政府无能,教育不普及,乃发起创办女子学校,以开闭塞风气。她拿出一部分家产作为经费,继又奔走呼号,得到了很多赞助。她利用县城柴家巷迎佛寺旧址,报请县衙批准,创立了浏阳第一所女子师范学校。她关心教务,聘请饱学之士担任教师,被聘为荣誉校长。

李闰视富贵如浮云,把全部精力集中在办学上。她穿布衣布履,吃粗茶淡饭,每天来视察校务,经常找老师聊天,讨论教学问题。她对学生提出树立自立自强的观念,摆脱女子是寄生虫的讥讽。夜深,她仍在学生寝室巡视,查看有无完善之处。

李闰除办学校外,还关心社会问题,热衷慈善事务。她看到社会上有严重的弃婴溺婴现象,大声疾呼:救救无辜的小生命!她自己捐出钱财外,还鼓励大家共同出资,设立育婴局,并订立规章。赤贫的送局代养;次贫的或部分代养,或予补助;较贫的略予补助。

1924年,李闰六十寿庆,康有为、梁启超合送一幅横匾,上书“巾帼完人”四字,悬挂于“大夫第”故居大厅。

  [来源:大众日报]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