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纪念毛泽东诞辰124周年系列文稿之一
 
作者:胡应南;胡涵;王可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胜利。这个胜利分为两个历史阶段。第一,社会主义建立的初创时期。第二个时期,即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二十世纪世界国际共产主义的两大历史事件,一个是苏联的解体;一个是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崛起。这两个事件的存在,说明中国改革开放是符合马克思主义思想原则的。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幸。

中国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有的学者认为社会主义不应该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是要“抓革命、促生产。”有的人甚至认为要“以阶级斗争为中心”。这种观点无疑是错误的。因为,马克思有革命的理论,这就是阶级斗争的思想理论。但是,马克思主义更为重要的是建设的思想理论,其核心就是民主科学。马克思主义作为人类解放的科学,其核心原则就是民主科学。《共产党宣言》讲到阶级斗争,但是革命的目的还是建设一个“个人全面发展是社会全面发展的基础”的社会。《资本论》讲到人类社会发展的三个历史阶段,“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这是第三阶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第104页、1979年版)强调的是“全面发展”、是“自由个性”。马克思在谈到“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时指出:“为了人并且通过对人的本质和人的生命、对象性的人和人的产品的感性占有,不应当仅仅理解为直接的片面的享受,不应当仅仅理解为占有、拥有。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占有自己全面的本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3页、1979年版》)“人的需求的丰富性”是“人的本质力量的新的证明和人的本质新的充实。”《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32页、1979年版)马克思的论述,核心讲的就是人的价值的体现以及人的思想自由和人本身的自由。

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前景时,曾经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们,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只要不断的调整以适应社会的发展需求,资本主义社会就不会消亡。而且还会显示出自己的生机与活力。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也不是资本主义灭亡的象征,而是自我修复的一种手段和方式。而社会主义社会必将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未来方向。

马克思在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对资本主义的存在和发展过程也有着深刻的阐述。马克思说“随着经济基础的变革,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91页)

列宁继承了马克思主义的这一思想原则。阐述了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个初级阶段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在这个初级阶段,列宁制定了新经济政策,新经济政策包括对资本家、对资产阶级的企业家、金融家以及企业高级管理者的赎买政策。列宁阐述了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学习人类全部的知识,包括资本主义时代的思想文化成果。批判了那种认为不学习资本主义就可以建成社会主义的错误的思想。

列宁对于社会主义的任务阐述的非常明确。列宁在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就强调“学习社会主义,在很大程度上要向托拉斯的领导者学习,学习社会主义,要向资本主义最大的组织者学习。正是大工厂,正是把对劳动者的剥削发展到空前规模的大机器工业,是唯一能够消灭资本统治并开始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那个阶级集中的中心。”“为了解决社会主义的实际任务,我们就必须吸收大批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特别是那些曾经从事过资本主义的最大生产的实际组织工作。首先是组织过辛迪加、卡特尔和托拉斯的人来协助苏维埃政权,这是毫不奇怪的。”“把这些剥削阶级分子所积累的全部经验和知识同广大劳动群众的首创精神、毅力和工作结合起来,因为只有这种结合才能架设起从资本主义旧社会通往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桥梁。”(《列宁全集》第34卷、第128-129页、1985年版)

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呢?列宁认为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的主任务是“管理国家”。“是政治任务对经济任务来说居于从属地位。”(《列宁全集》第34卷、第123页、1985年版)“新经济政策不是策略,而是布尔什维克的演变。”(《列宁全集》第43卷、第62页)列宁说:“对于一个真正的革命家来说,最大的危险,甚至也许是唯一的危险,就是夸大革命性,忘记适当地有效地运用革命方法的限度和条件。真正的革命家如果开始用大写字母开头写’革命’”二字,把’革命’奉为几乎是神圣的东西,丧失理智,不能最冷静最清醒地考虑、权衡和检查一下究竟应该在什麽时候、什么环境、什么场合采取革命行动,应该在什麽时候、什么环境、什么场合转而采取改良主义的行为,那他们就最容易为此而碰得头破血流。真正的革命家如果失去清醒的头脑,一心设想什么’伟大的、胜利的、世界性的’革命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都能够而且应该用革命的方式来解决种种任务,那他们就会毁灭,而且一定会毁灭(不是指他们事业的表面的失败,而是指内部的破产)。”

列宁接着指出,“恩格斯说,从理论上说,在革命时期也和其他任何时期一样,都会干出蠢事来,这是一句真理。应该尽量少干蠢事,尽快地纠正已经干了的蠢事,尽量冷静的考虑到:在什麽时候,那些任务可以用革命的方法解决,那些任务不能用革命方法解决。”(《列宁选集》第四卷、第576页)、中国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正好是继承了列宁“政治任务从属于经济任务”的社会主义的思想原则。这证明,无产阶级在取得政权之后,不能继续“革命”,而必须“建设”,列宁在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也强调必须从“革命”转向“建设”。1978年中国实行的改革开放,摒弃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的思想路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回归到了马克思主义正确的思想路线。这就是:物质文明的建设,必须按照经济发展的规律办事,必须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和价值规律办事,而不能用革命的方法来从事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工作。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