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长沙交的卷烟税全国第一
 

民国时期长沙的烟草加工业曾名噪一时,从开始的烟丝加工到后来的手工卷烟,乃至机制卷烟都十分繁盛,到抗日战争时期,长沙上交的卷烟专卖税,曾居全国第一。

1922年,长沙有烟丝作坊116家

长沙烟草种植始于清中叶。据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宁乡县志》记载:“菸(烟)春初下种,春末裁,连山接岭。肥者叶大,茎可高五六尺,叶环茎参差,膏可粘手。六月摘,夹以竹折曝之,近年民多业此”。清光绪三年(1877年)《善化县志》也载:“近年种焉(烟)几成美利,或至废田园而为,一亩之焉可获利数倍。”可见,到清代后期长沙农村的烟叶生产已向商品生产转变。民国后,烟叶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1926年仅宁乡一县就产烟叶6000担,销往四川、上海、湘潭、衡阳、沅陵等地。

长沙地区的刨丝作坊是清中叶从福建、江西传入的,到清末民初已十分发达。福建人开设的刨丝作坊,选用福建汀州、上杭等地运来烟叶,自制自销,所产烟丝称为“建条”,色泽金黄,气味芬芳,在长沙市场甚为行销。有一种印有彩色“仙女图”的“建条”,包装精美,在国民政府实业部注了册,每包(半斤)售银元一点五圆左右,是湖南省的名牌烟丝。江西人加工的烟丝称为“西条”;本地商人用宁乡黄烟和湘潭下湾叶刨成的丝烟,称为“土条”。到1922年,长沙有烟丝作坊116家,形成较大行业。20世纪30年代以后,随着卷烟业的兴起,刨丝作坊逐步衰落。

烟草业在抗战时支撑长沙经济

清光绪二十二年(1907年),英美烟草公司来长设立分公司,推销纸卷烟,“哈德门”等牌号香烟的路牌和壁画广告随处可见,从此长沙人的吸烟方式有所改变,由吸旱烟逐步转变为吸纸烟。长沙开始有不少商贩从贵州、河南、广东等地购入烤烟,掺杂本省的晾晒烟叶,仿照洋烟,制作手工卷烟出售。抗日战争爆发后,沦陷区各机制卷烟厂停业,各外商烟草公司也相继撤走,西南大后方卷烟奇缺,许多长沙人和外地来长的“难民”看准了这个发财的好机会,大肆生产一本万利的手工卷烟。为了占领大后方的卷烟市场,长沙手工卷烟开始规模化生产,加工工艺有所改进,产品按等级作价,不少作坊和工厂有了自己的牌号和商标。到1943年,长沙共有较大的手工卷烟厂56家,从业人员达4000人,年产卷烟3万余箱(每箱5万支)。其中规模最大的要数华中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华中手工卷烟厂)。该厂系长沙锦大烟行(批发商)总经理萧哲臣等人所开设,工人达1000余人,1940年投产,首批出品象征抗日的“七七”“坦克”等牌号卷烟,随后又出品“飞蝶”“红桥”“挺进”等牌号卷烟。生产工艺考究,分为选叶、抽筋、切丝、卷制、包装等工序,全部手工操作,用胶版纸彩印商标,产品行销本市和湘西南、广西等地。至于家庭作坊和摊贩制作者更是多如牛毛,以致长沙烟行林立,烟草业成为战时支撑长沙经济的重要行业。

华昌烟厂生产的“曼丽”“岳麓”受市民喜爱

长沙烟草业之盛,更值得一提的是机制卷烟的崛起。1927年,长沙商人彭虞阶集资两万银元,在碧湘街创设了湖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华昌烟厂。设备有卷烟机、磨刀机、压梗机、切丝机、烘丝机等,初有工人200余人,用河南许昌烤烟生产机制卷烟,取名“曼丽”牌,烟盒在上海印制,品质较好,深受烟民喜爱。后又陆续生产“岳麓”“革命”等牌号低档烟,以适应广大城乡劳动者的消费水平,并受到市民的欢迎。“华昌”是在与洋烟的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的。当时,英美烟草公司占领着长沙大半卷烟市场,在通衢要道、车站码头、集镇闹市和商店橱窗张贴大幅彩色广告,甚至购买船票、戏票,也免费赠送卷烟。对经销商给予种种优惠,如:对大经销商,除缴纳押金给予年息6厘外,还有一个月的赊销期,年终按营业额1%分红;对小经销商,每销一箱烟给回扣肆银元;涨价事先通知,跌价公司照数赔偿,卷烟霉变残损,允许斟换。面对如此倾销,“华昌”能够抵挡一阵子,实为不易。

抗日初期,“华昌”迁至宝庆(今邵阳),后迁回长沙望城坡,并增添卷烟机2台,改名复兴卷烟厂,雇工400多人,月产烟500箱左右。1947年更名为联兴卷烟厂,工人增至600余人,成为长沙卷烟工业大户。

抗战胜利后,长沙共有较大的烟厂16家,其中“联兴”“欧亚”“华中”“大业”“利丰”“美孚”“大德”“新中”8家为机器生产,年产烟5万箱左右。20世纪50年代初,多家烟厂合并成立国营建湘烟厂。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