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安司丞李必”衡山十二年
 

公元757年,也就是唐至德二载,三十五岁的李泌离开长安,去往南方的衡山。

↑李泌画像。

在他回首长安的时刻,不知道会不会有些伤感,那是他曾经建功立业的地方,然而,强烈动摇了唐王朝统治的安史之乱刚刚平息不久,他就要离开了。在那场大动荡里,他耗费了无数心力,帮助肃宗制定平叛策略,可以说是劳苦功高,然而,一旦事情结束,各种猜忌就纷至沓来,中书令崔圆、幸臣李辅国对他万分忌恨,肃宗对他虽好,却依然不能让他感到心安,于是,他选择了自我放逐,兔死狗烹的悲剧,他看得太多了。

如果说李泌的人生有什么梦想,那大概有两个,修仙和入仕为相。这两种方向上完全背离的理想很好地形成了对冲,所以,这次来到衡山,并不让他感到“失意”,毕竟这也是理想之一。

李泌这种“能升能隐”的性格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

他从小就很“仙”,这跟他小时候读书多而杂有关系。他出身政治世家,祖上是北周太师李弼,位列北周八柱国之一,身份显赫,中间几代,跟随着隋唐间动荡的局势沉浮,到李泌的父亲李承休时,这个政治大世家已经开始没落,李承休只做到了县令。不过他有一个很好的爱好,那就是藏书,李泌的童年就在这个“知识的海洋”里度过,书里不光有黄金屋,还有黄老的仙风道骨。

李泌出生时,唐王朝还在黄金时代,那是玄宗开元十年。那一年,没什么让人太头痛的事,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倚天把剑观沧海,斜插芙蓉醉瑶台”,那真是一个锦天绣地的大时代。

728年,九岁的表哥员俶推荐了七岁的李泌去见玄宗。道家始祖老子姓李,皇帝姓李,李泌也姓李,热爱道家的玄宗喜欢聪明伶俐的李泌,这次机遇改变了他的人生,虽然从小就聪明得招人恨,他却很早就懂得了随遇而为。

李泌成年后,愈发得到朝廷重臣和皇上的器重,但他却并不急于入仕,反而游历于嵩山、华山与终南山之间,研究《易经》。在唐朝,很多隐居,其实就是在积攒政治成本。

天宝十载(751年),隐居嵩山的李泌的学术研究有了成果,他向玄宗献上《复明堂九鼎议》,玄宗想起李泌的“早慧”,于是召他入朝讲授《老子》。因其讲解“有法”,玄宗命他待诏翰林,供奉东宫,太子李亨待他极为优厚。从这里开始,李泌就招人恨了,杨国忠和安禄山说他写诗讽刺朝政,直接把他贬到了蕲春郡安置。

说是安置,其实就是发配,换成别人,大概已经在感慨时运不济,命运多舛了,但李泌并不以为然。此事之后,他脱离了官府,“乃潜遁名山,以习隐自适”,年纪轻轻,就隐居去了。

整整四年,李泌远离了朝廷,醉心于云游,但他也许是在等待机会,也许这正是他的“终南捷径”,四年后机会终于来了,看他不来的安禄山起兵造反,玄宗西逃入蜀,丞相杨国忠中途被杀,那些李泌当年讽刺过的人,如今都已是人人征讨的恶人。

安史之乱后,至德元年,太子李亨在陕西灵武即位,是为唐肃宗。大动荡带来了大机遇,安史之乱中,李泌显示出了自己非凡的才干,为肃宗出谋划策,也阶段性地完成了自己建功立业的心愿。下一个阶段,他主动选择了隐退,不得不说,这种控制人生节奏的能力,让人佩服。

衡山,只是他人生的又一个新起点。

衡山十二年,李泌在这里实现了人生的另一个理想

山水是李泌的灵魂,出世入世他随心所欲。拿得起,放得下,李泌就是这样潇洒。他深知功高祸患更多,兔死狗烹的事情在历史上屡屡发生,那些死死抓住权力不肯放手的人,往往下场都很惨,朝廷上下,对他也多有猜忌之心,于是,安史之乱平息后,他选择了功成身退,自我放逐。

↑李泌隐居之所叫“端居室”,藏书号称三万卷,韩愈有诗云:邺侯家多书,架插三万轴。

李泌在衡山,享受的是三品俸禄,衣食无忧,肃宗为他在南岳烟霞峰下兜率寺侧建房,名之为“端居室”,比起那些穷苦的隐士,他这应该算是一种政治上的特殊隐退。不在朝,却依然可以自在地冷眼观火。

选择衡山作为隐居地,李泌有自己的打算。真正的退隐,完全可以找一座无人知晓的小山,从此不问世事,然而他志不在此,之前的隐居,是在嵩山,游历在华山与终南山,都是天下名山,至少是皇上知道也能找得到他的地方。隐居名山,不但不会隐没,在那个时代,反而会名望更盛。

来到衡山后,李泌的思维更加开阔了。这里是禅宗南宗的源流之地,从来都是各种思想兼容并包的李泌,又在这里吸收了禅宗的思想精华。虽然自己是道家,福严寺、衡岳寺这些寺庙却是他喜欢去的地方,禅宗的开放包容很合李泌的心意。至今,福严寺上方的崖壁上,还留有“极高明”三个字的大型摩崖石刻,据说就是李泌手书。这个地方也因此被称作“高明台”。福严寺僧人为高明台作冠联为“高无见顶相,明不借他光”。“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这是《中庸》里的一句话,也是李泌内心的追求,对于各种思想境界,他似乎都很着迷,游走于释道儒之间,他无所拘束。那些只看到他修仙的人,也许并不能真的理解他。

李泌在衡山有很多朋友,一点都不孤独

当时看起来有点偏远的衡山,其实是一个朝野之外的思想文化中心,佛道儒在此共生,成为五岳中的一个文化奇景。李泌在朝野间本来名气就很大,来到衡山后,自然不缺同样有思想有见识的朋友。元和先生张太虚、懒残和尚、希操律师都是他的好友。

李泌曾拜张太虚为师,从他的道家渊源来看,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张太虚是唐代著名道士。上清派第十三代传人。或者可以说,他更像一个著名的“隐士”。唐玄宗开元年间(公元713—741年),慕魏夫人圣迹来南岳。唐代宗曾召张太虚入京,张固辞不去,代宗赐以紫服,德宗则亲自写了《元和先生制》,说他“混元毓粹,玄之又玄。炼骨三清,澄心内景”。比起李泌来,张太虚的理想更为单一,他只要“求仙问道”。

今南岳福严寺右侧石壁上的“极高明”石刻,相传是李泌所书。图/卢七星

懒残和尚则是衡山之上一个奇异的存在。懒残和尚就是明瓒禅师,南岳如今还有关于懒残的摩崖石刻,就在兜率寺的遗址间。

懒残是唐代天宝初年在衡岳寺干杂役的僧人,他的行事风格洒脱不羁,别人吃完饭走了,他就收拾剩饭残汤吃,因为生性懒惰又捡残饭吃,所以称他为懒残。他白天负责全寺的杂活,夜晚休息在牛群里面,从无疲劳厌倦的意思,已经有二十年了。

李泌在寺中读书的时候,就觉得懒残这个人很奇异。他留心观察懒残的所作所为,说:“这不是一个平凡人物。”懒残喜欢在半夜里吟唱佛曲,声音响彻山林,李泌在内心由此便产生共鸣。他能从懒残的吟唱中分辨出喜怒哀乐之情。认为懒残的吟唱是轻音凄惋后又转为喜悦,一定是个被贬谪到人间的神人。于是,当李泌要离开寺庙的时候,便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悄悄地去拜访他。李泌对着草棚门口通报自己的姓名,施礼参拜,据说懒残当时大肆辱骂,仰着脸对空中吐了口唾沫,说道:“这是要把我当贼捉。”

一般人受到这种屈辱,大概就再也不会理这个疯和尚了,但李泌反而更加尊敬他,只是一个劲儿地行礼。懒残正在翻弄牛粪烧着的火堆,从里面取出山芋来吃。过了好长时间便说:“可以坐在地上。”他拿自己吃剩的半块山芋递给李泌,李泌用双手捧着接过来,把它吃得干干净净,然后表示感谢。懒残对李泌说:“千万不要多说话。你能当十年宰相。”李泌站起来施礼告退。

懒残如今留下来的还有一首《懒残和尚歌》:“世事悠悠、不如山丘。青松蔽日、碧涧长流。山云当幕、夜月为钩。卧藤萝下、块石枕头。不朝天子、岂羡王侯。生死无虑、更复何忧。水月无形、我常只宁。万法皆尔、本自无生。兀然无事坐、春来草自青”,从这里可以看得出他“醉心自然,超越生死”的人生追求。

李泌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此,他既能理解现实世界,又完全能够理解禅宗的思想和行事风格。

除了懒残和尚,李泌还与希操律师来往密切。这个律师当然不是现在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它说的是佛教里修持戒律的比丘。据记载,曹洞宗祖师药山惟俨便是受具于希操。懒残虽然张狂,却对希操赞不绝口,李泌则对希操恭敬有加。

对于人生哲思的追求,其实才是李泌的理想,在政治上受到打压的岁月里,他却在衡山重建了自己的理想国。

李泌的儿子,在衡山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书院

每一次云游或归隐,纵情山水之外,读书写作是李泌的主要生活,“知识就是力量”,也正是书籍,让他在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依然保持着达观的心境。韩愈在《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诗中有句“邺侯家多书,架插三万轴”,可见其在南岳藏书之多。

自肃宗至德二载(757年)“李泌归衡山”,到代宗大历三年(768年)“上召李泌于衡山”(司马光:《资治通鉴》),李泌在南岳一直隐居了十二年,这是人生中相当漫长的一段时光。

和禅宗、道家的交往,让李泌的思想得以丰富,他在衡山著有《明心论》。其思想出入于释、道之间,熔儒、释、道三者于一炉,形成了其独特的智慧。

↑邺侯书院。

邺侯书院的建立,则得益于他有一个很好的儿子李繁。一个爱读书、藏书的人,最大的不幸大概就是死后却没有一个爱书的后人,这样,他的藏书就会被变卖或者丢弃。李泌在李繁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育他热爱读书,李繁也的确争气,在李泌死后,于唐元和至长庆年间,在南岳庙左建书院,称南岳书院,用以纪念其父李泌。南岳衡山修建书院的风气也从此开始大盛。清代名臣曾国藩说:“天下书院,楚为盛;楚之书院,衡为盛”,南岳由此成为南方的一大文化中心。

南宋时,书院被迁到集贤峰下,李泌曾封邺县侯,书院改为邺侯书院。到了元代,书院遭到破坏。清乾隆九年,衡山知县德贵在烟霞峰下的李泌故居处,建立了一个义学,仍叫邺侯书院。

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邑人陈治与集贤书院山长戴心葵等移建邺侯书院于今址。1932年,衡山县长蔡庆萱、教育局长宾联芳拨教育经费三千元重修。现为一进五间石室,已无藏书。檐下石柱上镂有衡山人宾风阳撰写的楹联:“三万轴书卷无存,入室追思名宰相;九千丈云山不改,凭栏细认古烟霞。”

云游烟霞,纵横朝野,李泌的人生应该是无憾了。

出衡山后李泌再也没有回归山林

十二年的修行,让李泌的人生素养更加丰厚。

而此时,唐王朝正陷入另一种混乱,安史之乱后,地方军事集团崛起,军人越来越难以控制,藩镇正成为皇权最大的威胁,德宗时,发生泾原兵变,攻陷长安,导致德宗逃离长安,皇权面子扫地。兴元元年,德宗急诏李泌回京,商讨平息藩镇之乱的计谋,李泌在隐居衡山十二年后,又迎来了实现人生另一个理想的机会。

李泌出山后,再度展示出他的过人才干,力劝德宗下决心平定唐朝叛将李怀光,解决京师粮草困境,外部则调整与吐蕃的关系,终于让经历了藩镇之乱的唐王朝再度稳定了下来。贞元三年六月,李泌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他终于成为了宰相。

贞元四年,八月,天空中出现月蚀,李泌认为这种奇异的天象预示着会有大臣遭遇不测,想想自己如今也是身兼宰相和学士的朝廷第一重臣,这个不测大概率会落到自己身上吧,果然,第二年他就离世了,年六十八岁。虽说是“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但他从未真的放弃人生奋斗,史书对他的记载不多评价也不是特别高,也许这也是他的一种追求吧,“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努力过好一生,无愧于己心就好。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