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古代女诗人郭纯贞:凄凉家国恨,不遣杜鹃知
 

龚军辉

提到益阳古代女诗人之首,恐怕熟悉益阳文学史者会推举郭纯贞。郭纯贞,字梅节,今桃江县合水桥人,后为浮邱山下白云庵尼易名联本,并修行于梅林寺,晚年结庐黑石村筑卓庵,八十余而卒,有《卓庵诗草》一卷已佚。

郭纯贞是明末名臣、江西巡抚郭都贤次女。郭都贤15岁得子,夫人在再生一子后续生女梅香和纯贞。1618年,他中举赴京,遂把两子及长女梅香留于岳父家照顾,只携带襁褓中的郭纯贞同行。不意,到京城不久接到梅香夭折的消息。这可让两夫妻伤心不已,于是把心血全浇灌于次女郭纯贞身上。郭纯贞也不负父母期待,从小体现出了极为难得的文学天赋。她受家教熏陶,熟谙经史,长于诗文,并很快名扬远近。清人夏鼎作诗《郭贞女梅节古笔筒歌》称赞她:“谢家道韫左家芬,元红朱落嫣兰熏。二八含愁写黄绢,春风掩映梨花面。”晚清女诗人毛国姬和其弟毛国翰搜罗辑刻《湖南女士诗钞所见初集》也把列首位,并有其诗《柳》一首:“木落山花向晓幽,夕阳归雁断南楼。耳边不接云中信,柳锁寒烟一树愁。”毛国翰成名后也屡次向诗友推荐郭纯贞诗作,称其才艺俱超易安居士,虽不免有些情绪因素,但也足表明其才华超众了。

但生于乱世的郭纯贞无法自改命运,14岁她即被父亲许配给当时在云南的黔国公沐天波之子沐忠亮。沐忠亮也是一表人才且确有精忠报大明之心,实让她心动,对未来有了很多期许。可是,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军雄起,打破了她的青春好梦。不久,明朝覆灭,她的父亲弃官归隐她亦跟随回到桃江,还未与她完婚的丈夫沐忠亮追随在福建称帝的唐王朱聿键走上战场。更没想到的是,唐王很快兵败被杀,沐忠亮率败兵走广东入缅甸,客死在他乡。年纪轻轻即守寡的郭纯贞没有像她敬佩的女词人李清照一样自由,受家训甚严的她恪守妇道,决意终身不嫁。可闺怨也是如期而至,这在收于邓显鹤编《资江耆旧集》中的她以“驿梅惊别意,堤柳暗伤情”为字赋的十首诗中得到淋漓书写——其一:“马蹄踏破板桥霜,四顾无人暗断肠。幸有香魂萦妾梦,驿门深锁五更床。”其二:“木兰初发送云鞯,人去南州路几千。毋谓滇池迷雁迹,梅花传信待君还。”其三:“苟道相期一揖归,文光遥映美人衣。马嘶墙外君何去,惊起嫦娥泪暗飞。”其四:“口里嗟君梦里逢,力穷无路诉苍穹。刀环在手凭谁赠,别后春愁昼掩宫。”其五:“立傍闲庭扪翠钿,曰君曰妾两相牵。心怀闷懑浑如醉,意拟春蚕已再眠。”其六:“土圭测晷度林斜,日泊西山起叹嗟。是影是真俱是幻,堤杨高噪暮投鸦。”其七:“木落山空近晚秋,夕阳归雁过南楼。耳边不听真消息,柳絮纷萦弄黑头。”其八:“日渐西驰事渐遐,立盟空复待年华。音书一断鱼沉海,暗地思君哭落花。”其九:“人间何必辨春秋,人死人生总是愁。易理既明休问卜,伤心惟听泪珠流。”其十:“心中眷恋君知我,主意同然我与君。青鸟已空云外信,情牵终是总无闻。”十诗抒发诗人缠绵抑郁的情怀,读来泪下,尤其第三、第八首怨其父轻立婚姻和第十首表达的绝望心情,一方面足见其对爱情婚姻的坚贞,另一方面也含有显然的怨悔和内心的反抗。

这时的她,尚不知丈夫在缅甸已经逝世。之后,父兄到湖北嘉鱼参加抗清复明义军又铩羽而归,再父亲联络南岳义军起事又因草率失败,只得一再流浪,这更增加了她的忧伤与痛苦。她便把自己对父兄及丈夫的思念寄寓于诗歌与“秀而雄”并“庋藏之者,珍如拱璧”的图画中,为此题写下了大量的诗作,但多失佚,只余下《题自画秋景十首》于世——其一:“草浦含烟黯淡秋,人何薄幸滞红楼。匕曾聂切频调味,花未残时任妾愁。”其二:“草阁追欢不计秋,水晶帘掩凤栖楼。各天不见郎书寄,落月相思午夜愁。”其三:“木落空山向晚秋,十年冷落合欢楼。又将惆怅凭夫诉,枝挂团团月也愁。”其四:“人离绣榻雁来秋,之子谁教宿楚楼。口嘱莺花君莫恋,含情总为妾夫愁。”其五:“水边杨柳暗伤秋,户掩黄昏坐小楼。犬信未传空怅望,泪珠点点为谁愁。”其六:“千回万转忽惊秋,人隔天涯懒上楼。日近长安鱼雁杳,香奁徒寄暗生愁。”其七:“西山返照夕阳秋,示我魂销燕子楼。风冷绿窗人未到,飘零湖海妾生愁。”其八:“虫鸣四壁乱深秋,世上谁怜独倚楼。木叶洞庭郎负约,蝶惊魂梦枕边愁。”其九:“丝牵绣幕几经秋,士也无情远翠楼。口上欲提何处剖,结成豆蔻许多愁。”其十:“禾黍怆怀又一秋,火流暑涤怅登楼。心忧夫婿归何日,愁结千肠不了愁。”这些以“花落枝含泪、香飘蝶结愁”而作的画配诗,是断肠的语言,也是她忠贞的苦思悲吟,难怪毛国翰称其“十愁杀人无数”,也难怪旧志书上说她是“得乎情之正者”。

郭纯贞在桃江居住过的地方有石门村、桃花江镇、浮邱山、高桥等地,现遗有郭小姐花园、鸣石滩水榭、卓庵等旧迹。她在晚年方得知丈夫沐忠亮逝世的音讯,也解了自己的愁苦相思,遂剃度为尼,在青灯黄卷中慵度时光。但她还是爱着家乡山水,并为此写下了不少歌咏的诗句,但仅留下一首《咏丫峰》为人抄诵流传下来。其诗曰:“丫头原是女仙山,无子无夫独自闲。五老九岗常作伴,百花四季满头簪。天为罗帐霜为粉,霞作胭脂雾作衫。莫道梳妆无宝镜,一轮明月照容颜。”诗用浪漫主义手法写就,想象奇特而又把景情相结合,体现了极高的艺术天分。清代诗人郭凯吊唁其墓,叹息道:“蔓草萦孤塔,人称圆寂尼。凄凉家国恨,不遣杜鹃知。”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