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上的两个“李达” 你分得清楚吗?
 

党的历史上,有两位同名为“李达”的名人,留下许多值得书写的佳话。

一位是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党的创始人之一,参加过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建国后担任武汉大学校长的哲学家李达;

另一位为共和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参谋长(曾给四位元帅任参谋长)的李达将军。

为了便于区分两位同名同姓的李达,人们一般把他俩称为文李达、武李达,或是李达校长,李达上将。

“文”李达——理论界的鲁迅

李达(1890—1966),号鹤鸣,湖南永州人。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1919年五四运动后,致力于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1920年夏与陈独秀等人发起成立上海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并主编《共产党》月刊。1921年7月出席中共“一大”,当选为中央局宣传主任。

1921年8月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委员。同年9月创办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出版机构——人民出版社。1922年11月,应毛泽东之邀到长沙出任湖南自修大学校长,并主编《新时代》。

1923年因与陈独秀在国共合作问题上发生分歧,自动脱离党组织。

大革命失败后,任武汉中山大学文学院教授。1928年创办昆仑书店。1929年后历任上海政法学院、暨南大学、北平商学院、中国大学、朝阳大学、广西大学、湖南大学教授。 1949年参与策动湖南和平起义,同年底由刘少奇介绍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新中国成立后,长期担任武汉大学校长和中国哲学学会会长,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运用和发展作出了多方面的贡献,毛泽东称赞他是“理论界的鲁迅”。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受到迫害,被错误地开除了党籍,同年8月在武汉逝世。 1980年,中共中央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文李达的故事

新中国成立后,针对理论战线和实际工作中某些人把马克思主义庸俗化的做法,他不随波逐流,多次进行抵制和驳斥,体现出一名知识分子可贵的理论品格和一名共产党员在原则上的坚定性。

在19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共产风”、“浮夸风”泛滥,“瞎指挥”盛行,李达不无忧虑地说:“像这样搞下去,共产主义会变成破产主义,大跃进会变成大后退,人民公社会变成人民空社。列宁说不能剥夺农民,我们为什么剥夺农民?违反客观规律是要碰得头破血流的。”针对陈伯达等人鼓吹取消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谬论,李达发表了《关于我国由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问题》、《共产主义社会的两个阶段》,指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不能混为一谈,要看到我国“目前生产力水平还相当低,还处在社会主义阶段,消费品的分配必须适应按劳分配的原则。”因而“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不但不能取消,而且要继续发展。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阶段,两者才能取消。”他提醒人们决不能“降低共产主义的标准,助长平均主义倾向。”

1963年以后,林彪鼓吹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可以“走捷径”、“背警句”、“活学活用”、“立竿见影”。李达严肃指出:“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学习马克思主义没有捷径!”“联系实际不能生拉硬扯,不要赶热闹,要有科学性。我们还是要坚持从老祖宗讲起。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发展,你不讲马克思、列宁的东西,怎么讲得清毛泽东思想?总得有个来龙去脉嘛!”针对“毛泽东思想处处发展了马列主义”的说法,李达反对牵强附会,主张把毛主席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讲得合乎科学,不要硬讲成到处都发展,结果真正的发展反而被淹没了。

1966年3月,林彪的“顶峰论”(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出炉了。李达知道后惊愕地说:“是‘顶峰’!不发展了吗?”有人当场提醒他:“这是林副主席讲的啊!”他愤慨地回答:“我知道是他讲的,我不同意。不管是哪个讲的,不合乎唯物辩证法,我都不同意!”要知道林彪当时正如日中天,李达说这种话是要冒极大政治风险的。果然,“文革”开始后林彪、康生一伙因为这番话对他进行了迫害。李达用生命捍卫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真理。

“武”李达——忠诚善谋的开国将领

李达(1905—1993)原名李德三,陕西省眉县人。早年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后考入冯玉祥的西北军第二军官学校,毕业后任国民革命军排长、连长。1931年12月参加宁都起义。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国工农红军连长、师参谋长、军参谋处处长、军团参谋长等职,参加湘赣苏区反“围剿”,参与创建湘鄂川黔苏区和长征。抗美援朝期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1954年 11月,李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兼计划部、监察部部长。1972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1993年 7月12日,李达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武李达的故事

武李达将军是宁都起义的惟一老上将,曾在刘、邓麾下13年,先后辅佐过贺龙、刘伯承、陈毅、徐向前、彭德怀、叶剑英六位元帅达30年之久,是累计在部队任职时间最长的参谋长,并且在我军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李达将军戎马一生,颇具传奇色彩,享有很高的声望。他功勋卓著,历经坎坷,气节高贵;他淡薄名利,注重钻研军事理论学术,注重军事指挥艺术,注重实效;他为人正直,在历次政治风云中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为革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风范传为佳话。

1941年12月,日军奇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与日军角逐外,开始利用设在中国的军用机场轰炸日军目标。一些美国空军的轰炸机被击伤或击毁,飞行员跳伞降落在太行山区。美国方面提出:为了营救飞行员和观测气象,希望在八路军控制的太行根据地设立观察组。经中共中央同意后,美军观察组从延安来到了太行军区。李达到美军观察组看望美军人员时,发现他们不习惯吃中餐,就与生产部长张克威商量,尽量给美军观察组供应一些肉、蛋、奶。张克威执行了李达的指示,可机关的一些同志却想不通,提了不少意见:“眼下根据地这样困难,连军区首长都经常吃黑豆饭,凭什么对美国兵特殊优待?”“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不是也有美国一份吗?”李达听到反映,耐心地向同志们解释说:“美军观察组来太行也是为了抗战嘛。把他们的生活搞得好一点,对抗战是有利的。”

有一次,美军观察组的一名军官来拜访李达司令员,看到李达吃的是粗粮,非常惊讶。他回到观察组一说,全体成员都很感动,他们开始主动帮助八路军做一些事。从此,共产党、八路军的高级干部从延安来前方,或是从前方回延安,都可以搭乘美军的便机了。在李达指挥的安阳战役中,美军观察组呼叫了从西安起飞的2架美军轰炸机,在安阳城投弹轰炸了日伪军。这次轰炸的规模虽不大,却使日伪军大为震惊。因为多少年来都是日军飞机对抗日军民狂轰滥炸,想不到如今八路军竟也有了空中支援。美国空军配合八路军作战,这是历史上少有的一次。后来,美军观察组撤离太行时,将一些当时比较先进的通信器材留了下来。这些通信器材为晋冀鲁豫军区部队所用,在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回想起李达优待美军观察组的往事,许多当时不甚理解的同志服气地说:“还是李参谋长水平高,有远见。”李达将军去世后,卓琳同志前来吊唁时,曾代表邓小平同志说:李达同志是最好的参谋长!

文武李达的友谊

1958年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筹备创刊。召开第一次编委会时,列名编委会编委的李达校长没有到会,未列名编委,在军队工作的李达上将却赶来了。主持会议的中央总书记邓小平见了李达,起初有些诧异,但随即就料想到一定是发通知搞错了。邓小平笑着对李达说:“怎么你来了?也好,就坐下听听吧。”类似的差错还发生了不少回,李达校长和李达上将逐渐地都不以为怪了。

1959年4月,两位李达都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他们在人民大会堂见面了。“你叫李达,我也叫李达呀,我们都叫李达。”亲切地交谈过之后,他们互相交换了一模一样的代表证作为纪念,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61年9月,李达上将陪同蒙哥马利访问武汉时,顺便到武汉大学看望了李达校长。李达校长陪李达上将观赏了武汉名胜珞珈山风光,尽了“地方之谊”。他们还肩并肩地合了影,留下了一张“李达校长与李达上将”的珍贵照片。

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中,李达校长被诬陷为“黑帮头目”、“叛徒”,“毛泽东思想最凶恶的敌人”,于1966年8月24日含冤去世;李达上将也身陷囹圄长达4年多,他们的交往中断了。

“文革”结束后,李达校长的沉冤获得昭雪,中共中央为他补开了追悼会,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李达上将参加了追悼会。后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李达校长的《李达文集》,李达校长的家人将书赠给了李达上将;李达上将逝世后,《李达军事文选》出版,李达上将的夫人张乃一也将这本书送给了李达校长的家人一册。

李达上将与李达校长的友谊,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也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史留下了一个温馨的掌故。

>>新闻加一点

湖南还有一位航天先驱“李达” 曾服务于“阿波罗登月计划”

 

李达(1905~1998),字仲珩,湖南平江人,世界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航天航空专家。

他早年就读于国立东南大学,攻读数学统计专业。1928年,李达留学德国慕尼黑大学,学习数学、物理、天文,并于1933年获数学博士学位,是我国最早发表差分方程稳定性论文的数学家。20世纪三四十年代,李达先后在清华、山东、同济、重庆、复旦、中央等大学及兰田国立师范学院任教授。1946年,由教育部派至美国进修,研究应用数学,曾服务于“阿波罗登月计划”。

1905年7月20日,李达出生于湖南平江县的新平村。李达在家中排行第二,兄弟姐妹中有四人大学毕业,其父李介藩曾担任过小学校长。李达幼时家贫,“以家贫,蒙方校长浼江隽、万国钧二先生资助,1923年考入南京国立东南大学,初习文史,后改数学”。当时东南大学的数学系实力雄厚,在国内属一流地位,系主任是熊庆来,还有何鲁、段子燮等教授,同学有周绍濂、陈传璋、周怀衡、胡坤陞、唐培经、周鸿经,可谓人才济济。东南大学后来改为第四中山大学,当时民生凋敝,学校又加费,很多学生不能缴费,李达于是号召同学,作免费运动。1927年毕业后,留校助教。

李达在东南大学的经历为其奠定了坚实的学业基础。德国学术院(Deutsche Akademie)在中国招收研究生时,给了湖南两个名额,当时的教育厅长黄士衡主张公平竞争,进行公开考试。结果李达名列第一,与另外一位中试者何凤山一起,顺利进入德国慕尼黑大学学习。李达师从庇隆(Oskar Permn)、卡拉西奥多里(Caratheodory,1873~1950,是原希腊籍数学家阂可夫斯基门下博士,擅长实函、复函、偏微、变分法和数值计算)及哈尔托格(Hartogs)研习数学,并跟随索末菲(Sommerfeld,1868~195l,著名原子物理学家)和威尔肯斯(wilkens)学习物理和天文。留学期间,李达以“变系数差分方程组解的稳定条件”的课题,连续两年争取到了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的资助,并在瑞典的《数学学报》上发表了几篇论文。

李达是我国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最早的元老之一。1932年9月4~12日,第9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在瑞士苏黎世召开。当时,中国数学会还没有成立,只有李达与熊庆来、许国保、和曾炯之四人报名参加,但曾炯之因为迟到未能获得正式参加者的资格。

李达是我国最早发表差分方程稳定性论文的数学家。1939年,他由巴黎大学教授M.Frechet推荐,在德国杂志Commentarii Mathematici Helvetici上发表了《一般线性微分方程之解法》。同年的《国师季刊》第4期“编者按”对这篇论文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李达还发表了《数学的本质与应用》,进行了当时数学界极少见的属于科学哲学层次上的思考和议论。他第二次在数学史界引人注目,是发表《三十年来中国的算学》一文。该文载于1947年《科学》杂志第3期,一万余字,首开中国数学史界现代史研究,并留下了若干史料。

1934年,李达辗转回到祖国,应熊庆来的聘请任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同年8月,李达辞去清华大学教授之职来到山东大学,任数学系教授、代系主任。他受聘于山东大学时,正是年富力强三十多岁的青年。作为一名数学系的教授,李达学识渊博,数学根基深厚,在教学中既坚持一贯的严谨认真,对学生严格要求,又能够深入浅出,结合实际,以生动的例证,化艰深为浅明,化繁琐为简赅,对学生进行启发诱导,使学生们打破了数学高度抽象、单调枯燥的刻板印象,巩固了专业思想,提高了学习积极性。他还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翻译美国新出版的柯朗(Couron)《微积分》和英国威则博尔恩(Wetherburn)的《微分几何》作为教材,开阔了学生们的眼界,使其了解国际上数学学科新的进展和新的提高。

李达教授还特别注意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鼓励学生勇于思考,不断创新。王熙强是山东大学第二届数学系学生,毕业后又留校任教。他在一篇回忆恩师李达的文章中写道:“我的《贝努力及欧拉(Euler)氏多项式根元分布净》的论文,就是在他指导下,经过缜密思考和推理写成的。这篇论文获得全国数学评选一等奖,在《大公报》发表后,受到数学界的好评。由此,也奠定了我数学科学研究的基础,并和数学科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6年,李达由教育部派至美国进修。在衣阿华州德拉克大学(Iowa Drake University)任教。1948年,由贝尔曼(Dr?Richard Bellman,1920~1984,动态规划数学分支创立者,微方和变分法也有重要贡献)介绍至Chance Vought公司研究飞机制造。1950年,李达转入Geneal Dynamics,Canvair Division从事火箭及无吸力场物体动态的探讨研究工作。1962年,李达到North American(现为Rockwell International,Space Divison)参加登月艇Apo1lo工作。

在德国留学时,作为数学博士课程的一部分,李达必须在慕尼黑的索末菲教授(Amold Sommerfeld)指导下完成几个物理学研究科目。他所探讨出的稳定性准则在稳定性控制上有着广泛的应用,他为解决空气动力学问题而研究出的“积分变换”不断受到国内外的纯数学和应用数学研究者的参考利用。

李达在一份简历中把自己的经历与学术成就归结为六个方面:

(1)稳定性控制——稳定性判别准则;

(2)空气弹性变形——超音速飞机设计的“马赫单元方法”;

(3)外壳理论——极轨道地球物理观测卫星频率;

(4)流体力学——在零重力下流体的性能;

(5)热传导——在绝热故障下的土星II号液体燃料舱的温度预测,

(6)流体动力学——奈威尔一斯托克司方程式的积分。

从李达自己的概括可以看出,他不仅是个著名的数学家,在空航及宇航方面也取得了重大成就。除了是美国数学学会会员,他还是美国航空与宇航研究院通讯研究员,在世界著名的科学与工程刊物上发表了大量论文,并被列入《美国科学名人录》。他在空航及宇航方面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以下几个方面:超音速飞机翼设计的基本方法;奇异积分变换;在零重力和低重力下航天飞机燃料喷嘴位置的提前。

李达在空航及宇航方面的重要贡献之一就是超音速飞机设计的“马赫单元方法”(Mach Box Method),李达本人把这种方法称为“矩阵法”,是依机飞最高速度计划翼形,以免固受震而折损。这种用于颤振预报的马赫单元方法,从其开始到其数值检验在十个月内就完成了。这一方法被超音速飞机设计者们经常使用。

李达对在零重力下流体的性能也很有研究,他关于最小能量的原理可用来预测在各种重力水平下的燃料位置。这一理论适用于每一艘有流体的宇航器。他的理论在美国和俄罗斯得到了降落塔和自由落体实验的验证,有几篇肯定这一理论的俄文论文还被美国国家航空和宇航局译成了英文。

李达在热传导方面的理论——在绝热故障下的土星II号液体燃料舱的温度预测,第一次解决了封闭状态下的热动力边界层方程式求解问题。他关于当地心吸力抵消时指出液体应如何控制及人体所受之影响的理论也被各国采用。

1974年,李达退休,加州综合技术大学(帕莫纳)为他作出了一份《考核报告》,考核主持人是Emil R.Herzog(爱米·R·赫佐格)。该报告认为:“李先生称得上是我系最有价值的成员。”他不仅是一名极活跃的研究员(这可由他的出版物的数量超过其他所有同仁的出版物总量来证明),还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教师。

李达一生十分关心祖国,他在家信中写道:“邓副总理在美备受欢迎,收获颇大……要建社会主义的国家,先是破坏旧社会,再用科技建设新社会。科技是知识,知识在现代国家中,非常要紧。中国得迎头赶上,改善生活。空着肚子,是没法工作的。……大家得努力工作,共求进步。”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